【原创】行者的歌唱——读杨富志老师的新著《问道彳亍 如是我教》

行者的歌唱

——读杨富志老师的新著《问道彳亍  如是我教》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初中刊特约编辑、李镇西教育思想研究所副所长杨富志兄给我寄来了他的新著《问道彳亍  如是我教——一个语文教师的行动研究》。

与富志兄何时相识怎么相识已经记不清了,但与富志兄的交流在相识后似乎从未间断过,语文的、生活的、心情的,无所拘束,无所选择,随心而谈,颇得心意。闲聊之中,感动富志兄的谦逊、热情,感叹富志兄对教育对语文的执著,感佩富志兄思想之前瞻,思考之深刻。

当这本颇为厚重的书摆放在我案桌之上时,映入眼帘的是封面上那只蜗牛。正如《中语参》初中刊主编梁明书先生所说,其实富志“是一只蜗牛,一只正彳亍在‘学、问、思、辩、行’自我成长的道路上的蜗牛”。

富志兄旗帜鲜明的亮出了自己的教育或者语文教育主张“思辨教育”或曰“思辨语文”。他在绪论中对“道”“教·学·习”“学·问·思·辩·行”“文”“思辨教育”做了深入浅出的阐述。以“教·学·习”为例,这三个字须臾都没有离开过我们的教育教学生活,可是似乎很少有人对这三个字有富志兄这么智慧的解读,从字源的角度考证,读出他们的本义,直指教育的本质,从中得出这样的基本结论:“教”是“施”,“学”是“效”,“习”是“练”,“教·学·习”三位一体,不可重此轻彼。简言之为,“教”是“示范”,“学”是“顿悟”,“习”是“操练”,“‘教·学·习’三位一体,不可偏废。看似平白如话的语言,但其中深藏着富志兄对教育教学中的常见现象作出比常人更加深入精到的思考。对什么是思辨教育的回答,富志兄也是要言不烦,简约深邃。

全书以“学·问·思·辩·行”为主线,共分八章。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富志兄的专业成长之路,还让我们清晰地触摸到蕴含其中的富志兄的科研之道,最为重要的是其中包含着其对教育对语文教学的理念阐释和实践方略。 “学·问·思·辩·行”不仅是富志思辨教育或曰思辨语文的核心要素,还是富志行动研究的五大基本策略。读完全书,你可以看到一位勤学者,一位精问者,一位善思者,一位雄辩者,一位砺行者。

这不是一本刻意而为的书,没有堆砌艰涩的理论论证。很显然,富志兄不是缺乏理论,如果没有丰厚的理论积淀,是难有对一双慧眼的,也是难有直抵问题本质的犀利的。但是,富志选择了一个聪明的言说方式,一个大多数一线教师喜欢的方式,用鲜活的案例说话,用自己的经历说话。很自然,很亲和。他就这么过着他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这本书就是在他的生活中“长”出来的。

这里洋洋洒洒的数千字乃至万字以上的长文不是很多,更多的是千字短文,文字清新活泼而耐人寻味。你会在细品慢咂中,口有余香,回味无穷。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登攀,一根会思想的芦苇,睿智的辩道求真,独具个性的文本解读,成就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如果你硬是要问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哪些章节,我会毫不隐讳地告诉你,这本书的我之最在第六章“行道一:这样读书,读这样的书,养人”和第八章“行道三:变式教学,文本摇曳”,多么精致,多么精约,多么精巧,多么精妙,怎一个精彩了得!“行道一”意图、意识、意念、意思、意味、意兴、意见,七个关键词,七个角度,给你传授读书之道;“行道三”告诉你“怎么教”:变奏、呻吟、玩弄、补白、嫁接、演绎……凡二十一种,没有智慧的实践,何来如此富有创意的教法,令人拍案叫绝。

“杨富志的思辨,让他寻觅到了属于自己的阳光、菜花、桑树和鱼塘……”青春语文王君如是说。是的,读富志新著,也让我寻觅到了一片阳光、菜花、桑树和鱼塘,不仅仅是富志的,现在更属于我们每一位热爱教育热爱语文的问道彳亍者。

行者歌唱。向富志兄学习!

【原创】研修偶得:“问教”随想

“问教”随想


                    


无论是严华银先生关于“教育应该是什么”的追问,还是陈家琪教授哲学视野下关于教育的解读;无论是孙孔懿先生教育家成长规律的若干思考,还是樊和平先生伦理学关照下的关于教育本质的诠释,都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引导我们解开教育之谜。


追问“教育应该是什么”,听起来似乎充满禅意的玄妙;听哲学视野下的教育,因为其高深,在刹那的眩晕后有所顿悟;关于教育与教养的思考,在黑格尔睿智的言说里,教育的理想离我们切近而茫远。


雅斯贝尔斯说过:“真正的教育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认识教育的过程也是在这样的思想碰撞和唤醒中,让我们走向澄明。这样,我们再次凝望苏霍姆林斯基雕像那温和的眼神和坚毅的目光时,就会有一种着地的愉悦。


不仅仅是听听而已,我确信,现实的教育也没有专家所描绘的那样满目疮痍,惨不忍睹,但专家的演说触及的教育的深度问题的确值得我们警醒。专家为我们构建的教育乌托邦,不应该仅仅在象牙塔里发光,我希望能让那些智慧之光,明亮我们每一个人的教育梦。


教育是什么?问题的正确答案不止一个,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个叫做海洋的男生。


海洋很特别,最大的特别就是6门功课的得分加起来不会超过60分。他上课似乎听得很认真,也会时不时地做笔记,可是你似乎永远看不明白他记下了什么。他对作业也似乎是永远是漠视的,你再怎么仔细的吩咐,第二天他还是会告诉你“老师,我没有做”,他显得坦然而无惧。这是我对海洋最初的印象。一次偶然的机会,在超市里,我清楚地看到,她母亲搂着他,那么满心欢喜地和他交谈着什么,他是那么兴高采烈地向母亲诉说着心中的快乐。如果我不是他的老师,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孩子6门功课加起来不到60分。对于这,丝毫不会影响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关爱,也不会影响一个家庭对孩子的希望。在后来的课堂上,我给了他和其他孩子一样的机会,你会发现很多奇怪的现象:当他站起来朗读课文的时候,你会惊讶于他咬字的准确,表情的到位,声音的洪亮,他是投入的;当他到讲台上口头作文时,他尽管不说话,但他能用微笑回应来自同学善意的鼓励,他是从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他的试卷写得越来越满;从来不写日记的他,到初二第一学期居然开始写日记,在不到30个字的日记里,你会惊叹于他对成语、四字短语的敏感,使用极其准确……对他,我觉得没有必要更多的教,也不需要更多的训,你只要保持更多的关注,与他有更多的交流,摸摸他的脑袋,拍拍他的肩,用微笑回应他的微笑……三年,在他最初的3分,到最后中考的40.5分,我给予了他很热烈的祝贺。我说,海洋同学祝贺你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其实,这样的孩子在当下的学生群中不在少数。也因为如此,在他进入初中开始(或者更早的时候),大多数这样的孩子就被边缘化了。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容忍任何一位给我们的班级给我这门学科拖分的孩子。这应该是现实教育中比较突出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所做的离教育本原有多远。严华银先生说,教育需要尊重、保护,教育需要点醒、约束、感悟、内化;陈家琪先生启发我们,在自己的思想中把握、建构自己的时代,我是不是可以说在自己的时代中把握、建构自己的教育,与时俱进;孙孔懿先生告诉我们“爱孩子”是苏霍姆林斯基教育的核心;樊和平先生提醒说走出教育的误区,成就教化,走向教养……如果我们更多的教师能从哲学的层面,伦理的层面或者更多的层面去反思教育的本质,追问“教育是什么”“教育为什么”,我们或许会离教育越来越近。


 

【原创】远培即时作业:吃透新要求 开辟新路径 达成有效性

吃透新要求  开辟新路径  达成有效性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在实验稿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订,在增删中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只有吃透新要求,才能开辟新路径,达成有效性。


第一,强调用好教材。对话是新课改的核心理念。在本次修订中指出“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增加了,教学中与“教科书的编写者”的对话,要求我们在使用教材时要充分考虑教材编写者的意图,教学中在贯彻课标意志的同时,要关注教材体系,关注编者对文本的处理。例如《老王》一文,人教社安排在八年级上册,苏教版却安排在高二下册,很显然编者对这篇经典文本的“选文”意图是不一样的。只有从整体上把握教材体系,才可能真正使用好教材。


第二,强调教师的作用。教师是“教”的主体,是课堂的组织者、引导者,是“平等中的首席”。新课改十年,有一种现象,就是教师地位的削弱,教师有时被边缘化了,有的地方甚至规定教师的讲授时间只能5分钟10分钟。新版课标在阅读教学中指出“阅读教学应引导学生钻研文本,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教师应加强对学生阅读的指导、引领和点拨”,这一要求是以教师主动、积极地研读教材为前提的。教师必须具备较强的文本解读能力,文本解读能力的修炼应该成为教师的第一要务。教师要不断吸收新的文本解读的方式,吸纳新的研究成果,例如从孙绍振的《名作细读》中学习文本细读的方法。只有我们自觉地从教学参考书的藩篱中自我解放出来,才能做到课堂中的指导有法,引领有力,点拨有效。从另一个角度看,新版课标也要求我们的教师要掌握更多的新的教学理论诸如阅读期待、陌生化阅读、反思性阅读等,实现多元解读,多角度有创意的解读。新版课标这样要求:在理解课文的基础上,提倡多角度、有创意的阅读,利用阅读期待、阅读反思和批判等环节,拓展思维空间,提高阅读质量。但要防止逐字逐句的过深分析和远离文本的过度发挥。


第三,强调学生的主体地位。学生是“学”的主体,是学习的主人,是课堂的主人。新版课标还特别指出:“不应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不应以模式化的解读来代替学生的体验和思考;要善于通过合作学习解决阅读中的问题,但也要防止用集体讨论来代替个人阅读。”这里拨正了过往的那些假合作、假探究的问题,拨正了过往那种课堂热热闹闹的集体讨论的虚假繁荣问题,更多地强调了学生自主的真阅读,学生的真实的阅读体验。要实现学生的真阅读,个性化阅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求我们的教师强化阅读方法的指导,教给学生阅读教学的基本方法,帮助学生养成阅读的习惯,例如陈日亮先生提出的“十大阅读习惯”:一、能自主选择文段,进行准确、流利、有一定表情的朗读;二、能主动识记内容文字,作默诵或复述、转述、概述;三、能自觉对文章读物内容进行概括,归纳要点,寻绎思路,体会意图;四、能自觉发现文章读物的写作特点和语言特色;五、能自己发现值得揣摩的文字和需要思考的问题(包括提出独立的见解);六、不动笔墨不读书,阅读时做阅读记号,有书写批注;七、能坚持剪报,做读书摘要、笔记,经常积累思想素材和语言材料;八、能自觉利用工具书和有关资料索引;九、能坚持每周课外阅读书刊报纸(一般不少于10000字),每月去书店一两回,了解图书信息或选购图书(有条件的每年至少选购10本)。十、能经常和同学交流读书心得,主动向老师请教问题。如果我们能真正坚持下去,学生有了习惯,有了方法,学生在阅读的主体地位就能真正得以实现,所谓的多元解读、创意阅读也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第四,强调了朗读在阅读中的作用。 各学段关于朗读的目标中都要求有感情地朗读,这是指,“要让学生在朗读中通过品味语言,体会作者及其作品中的情感态度,学习用恰当的语气语调朗读,表现自己对作者及其作品的情感态度的理解。朗读要提倡自然,要摒弃矫情做作的腔调。”阅读教学中朗读不到位,朗读指导没有章法,是普遍存在的现象。阅读课听不到读书声,不要说是现代文,就是文言文教学、诗词教学也没有读书声也见怪不怪。教师要加强朗读指导的研究,朗读应该成为帮助学生品位语言,体悟情感,把握主题的基本手段。特别要指出的是,我们的教师也要加强自身朗读能力的训练,要有勇气坚持范读。


另外,关于语文知识的处理,关于多种媒介的使用,以及课外阅读指导,阅读氛围的营造的问题,新版课标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新版课标指出:“(语文知识)不能脱离语文运用的实际去进行系统的讲授和操练,更不应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概念、定义。”“关注学生通过多种媒介的阅读,鼓励学生自主选择优秀的阅读材料。加强对课外阅读的指导,开展各种课外阅读活动,创造展示与交流的机会,营造人人爱读书的良好氛围。”


我以为,要吃透新版课标新要求的新精神,把握其内涵,着力在处理好教材、教师、学生、以及朗读、语文知识等问题上开辟新的科学的路径,阅读教学必然会走上一条有效之路。


 


 

反思“洋思”

 


反思“洋思”


 


怀着满腔的热情和期望去洋思学习,看了课,听了介绍,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很多同志也许会对洋思之行感到后悔和失望。仔细想来,洋思现象值得我们反思。下面我谈一点个人的学习体会,以抛砖引玉,求教于大方之家。


洋思的精髓可以概括为:“先学后教,当堂训练”。蔡林森校长从他的儿子和女儿身上获得启发,坚信“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细细品味,朴素中无不蕴涵着真知灼见。


联系实际,也许我们思考问题的角度需要加以改变和调整。到底培养什么样的人?是具备一定文化素养的合格公民,还是一个顶一个的英才?我们往往着眼于后者,都在为培养英才而努力奋斗着。效果呢?教师筋疲力尽,学生怨声载道。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我们首先要搞清楚,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人。目中有人,要切合实际地制定培养目标,落实切合实际的方法和措施。“人”在洋思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


洋思相信每一个学生都能教好,这一个“好”字的标准也不是一样的。正如蔡校长介绍,9分的同学通过努力得了64分,这是一个怎样的成就啊!如果你仅认为他刚刚及格,不以为然,那就要检查检查自己了。如果我们放大这一成果,欣赏他,鼓励他,也许这就会使这位同学走上成材之路。学会欣赏,对于我们教师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素养。


洋思毫不隐讳给差生补课,而且形式多种多样:优生差生同座,以优补差;教师给差生开小灶;课后补,周考后补,月考后还补……否则又怎能做到“天天清、周周清、月月清”呢?这“三清”正是洋思取得好成绩的法宝,课外的功夫也可见一斑。这是建立在承认差异的基础之上的。一位教育家有一个精辟的论述:学生是有差异的,当你踏上讲台的第一天起你就已经面对差异,而且永远面对差异。有差异自然就有差距,有差距就要理直气壮地补,补到他(她)可能达到的目标,最起码是合格。这样就不至于出现好的更好,差的更差的现象。更重要的是,洋思那种不放弃任何一个差生的精神值得学习。蔡校长已经预见到一种可怕现象在某些地区可能出现,其实已经出现,这就是大量流生的出现,这不仅仅会影响“普九”成果,更会产生新的社会问题。所以我们要给予差生更多的关怀和热情,不断的发现挖掘他们的闪光点。这一点对于我们多数学校和班级特别值得借鉴、学习和反思。


就教学而言,所谓的先学后教,就是重视了学生学习主动性的调动和发挥,用洋思的话说就是在老师的指导下自己学习,课前预习,课上思考交流,学生自己能弄明白的老师不教,相信学生自学的能力;该教的教师就要讲透;训练是检查自学和掌握新知的手段,而且一切训练无论是课上的还是课后的都要像考试一样来完成,努力培养学生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在我看来,洋思的教学围绕着一个“实”字来进行的,时间的安排,讲课的内容,作业的布置,无一不是从学生掌握住应学知识。他们坚信,牢固的文化基础是最重要的素质。这听起来似乎狭隘了些,但显然有其道理。基础教育的首要任务就是为学生今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知识基础。


因此在洋思听不到一节“好”课,看不到一节“美”课,有人也许会自鸣得意,而就在这些看来有点无味的课里,蕴藏着考出好成绩的玄机,也许这些课不仅仅是让学生考出好成绩。下面我以听到的一节课来略作分析。


这是初二的一节语文课,上的是说明文《向沙漠进军》


1、开始上课,板书文题


2、展示本课学习目标(投影)


3、检查预习情况:


1)知道作者的请举手(板书“竺可桢”,并在“竺”字上加点注音zhu 强调第2声


2)检查朗读情况(5位同学接龙,大概化了近15分钟。整个过程学生举手踊跃,有的同学读得并不十分好,但基本做到了流畅。这就是预习的习惯,读书的习惯,对于语文学科来讲没有比这一习惯来得重要和有用。预习检查起点很低,我们也许没有人会问第一个问题,这似乎太简单了些,但对于学生来说却是新知。也许正是由于简单让学生容易回答,品尝到成功的快乐,兴趣和习惯也许就是在快乐中形成的。


提问:当你拿到一篇说明文时首先会找什么?


1:说明对象


提问:这篇课文说明对象是什么?


2:沙漠(下面有同学提出反对)


提问:如果是“沙漠”应写什么?(问得好,这一细节可以澄清学生对说明对象的模糊认识。


众人:不是


明确:这是一篇说明文,一篇事理说明文,应重点落在一个“理”字上。


提问:如果要说明“我们要好好学习”这个事理,要说明些什么?(这个例子似有不当,说明与议论容易混淆,且不谈这,从说明文的角度,给了学生一个把握说明文一般思路的拐杖,化抽象为具体。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3:为什么——怎样——前景


要求学生读课文回答三个问题(学生大声读书,相互讨论。学生读书很投入,讨论很自然,旁若无人。这也正是习惯使然,非一日之功,下面学生对课文内容的准确把握证明了这一点。


下面就是围绕三个问题,在学生读书与交流的基础上共同完成了本文的学习。(由说明的内容到说明的方法再到说明的语言,大都是学生边举例边解说,都要求说出个原因来,避免了贴标签,让人感觉十分具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教师的提问要求很明确,如回答为什么要向沙漠进军时,要求找出课文原话,而回答沙漠两种进攻方式的特点时,要求用自己的话概括。从文中找原话和概括文章内容都是阅读的基本技能,也是考试中常见的题型。


最后迁移到课外《自读课本》完成练习(因时间问题没能在课内完成)


这篇课文在一堂课就基本完成了,让我们或许要两课时甚至要三课时,但给我的感觉依然十分实在,该讲的都讲了,该练的也练了。整堂课,学生答问积极,发言踊跃,较好的体现了学生的主人地位。很显然课堂45分钟要抓住,必须做到一个字,那就是“精”,精讲,精练,前提就是课要精备。


决不放弃任何一个差生,不放弃本应教给学生真理教会学生自学的时间,这样,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没有教不好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