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本色语文:让语文教学找到回家的路

 


本色语文:让语文教学找到回家的路


——在全国中语会黄厚江“本色语文”教学研讨会论坛上的发言


 


 “针对语文课改中出现的‘目标虚化,内容泛化,语文教学活动非语文化,教师作用弱化’的倾向,“语文要回家,语文要获得属于自己的本体,语文课要回归语文课的本位。” “让语文回家”、“回归”成为语文界在冷静反思课改后发出的强烈的呼声。黄厚江老师“本色语文”的探索是在新课程背景下和新课程理念下进行的,是对“回归”和“让语文回家”呼声的一种正面回应。


一、“本色语文不是守旧,不是倒退”。本色语文深深扎根于汉语文教学传统,在诊断中发展,在批判中建设。老师强调,要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所谓语文的方法,如诵读、背诵、造句、填空、复述、想象、描述、讨论、品味、听写、批注等。从教师的角度看,则有讲解、提问、板书、范读、引导、点拨、评点、领读、激趣、激疑等多种方法。再如文言文教学,断句、翻译、借助工具书加注就是很语文化的学习方法。我们在今天的课堂上,看到了很多一些公开课上看不到的东西,看到了老师很固执地运用这些看似不新的方法,却让课堂语文味十足。事实上,这些方法很多都是传统的,因为新课改了,为了求新很多的传统的方法被摈弃了。就词语教学来讲,老师在《黔之驴》的教学对“庞然大物”这一成语的处理,我想很多老师与其热衷于让学生一遍遍地抄,甚至罚抄,还不如让学生用词语造句来得有效。教师范读,我们已经久违了。今天老师用他的“黄氏普通话”范读《葡萄月令》,同样读出了汪曾祺散文的味道,读出了语文的味道。再比如板书,现在大多数情形下,尤其是公开课,板书被多媒体代替了。今天黄老师的两节课都没有使用多媒体,板书设计与教学的目标相得益彰。老师好的板书,我以为至少可以教给学生记笔记的方法。所谓的语文方法,老师告诉我们其实可以从传统中来,把传统的方法用好了也许比跟风、盲从会有效多。老师曾多次表达这样的观点:某种意义上说,语文教学没有什么新的方法;只有没有用好的方法,只有使用不恰当的方法。老师的这番话,并不是简单地排斥将新的教学手段和方法引进课堂,只是想说明,新课程改革的语文教学,不是依赖于方法的求新。新技术新手段的运用,也并不代表着是新课程理念的体现。


再如老师构建的和谐共生教学法,其中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就是教学相长。在老师的《语文的原点》一书中,我们随处可见他对传统语文教学经验的智慧传承。


刘国正、陈金明两位先生为《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文选》一书写的“前言”,有这样的五个“小标题”:其一,我们的语文教学是中国人作为母语学习的语文教学。其二,本国优秀的语文教育理论和经验,凝聚着语文教育大家教学和语言实践性的结晶。其三,本国优秀的教育理论和经验,融汇了传统教育的精华。其四,本国优秀的教育理论和经验,吸收了国外先进教育科学研究成果。其五,本国优秀的语文教育理论和经验,没有深奥难解的炎炎大论,平易近人,如话家常,谈的都是近在身旁的事,说的是老想听爱听的话。


我想,如果您想在语文教学研究的征途中走得更远,那么请您不要抛弃我们汉语文教学的传统经验,否则您将找不到回家的路。                 


二、“本色语文不反对创新,更不放弃更高的追求”。老师从语文的原点出发,行走在现代语文教学改革的前沿。成尚荣先生在《语文的原点》一书的序言中说,老师“不仅在‘元’上思考,而且在‘道’上追寻”。老师每一点的追寻,可以说都是回到出发的地方,寻找新的出发点。老师本色语文的探索是在对“语文是什么”的追问中开始的,因为这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在新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却成了大问题,语文失去了本真,语文被严重异化了。老师对语文的基本定位就是: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学习活动为主要形式,以提高学生的语言素养为根本目的。语文就是语文。本色语文的内涵就是:把语文当语文教学,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


可以说,老师的本色语文,是对课改中出现的离语文越来越远,离朴实、真实、扎实越来越远,离优秀的传统教育和传统文化越来越远的辩证思索和理性摒弃。老师对很多语文教学中的重大问题都有着自己的思考:比如树立正确的课程观,关于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讨论;比如关于课堂教学主体的争论等等。他都能追根溯源,做出理性的回答。他在同意双主体的观点的同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是:教师主体和学生主体在课堂教学中是交织融合的关系,即学生主体实现的同时,也是教师主体的体现。就像这样的,在这些大问题上,老师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偏狭,不走极端。“中庸”之道,在老师构建的本色语文大夏中闪烁着耀眼的哲学之光。


对新课改中出现的新问题,老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例如对话,作为课改中的核心理念之一,已经为大家所接受,但事实上,很多老师把这一重要的阅读策略和阅读教学理念理解为师生之间的一种问答。老师指出:对话,应该是师生双方阅读体验、阅读联想、阅读评价的交流、是情感的互动和思想碰撞。同时,老师告诫我们说:阅读学的发展,阅读教学新理念的提出,阅读教学的改革,对语文教师提出了比应试教育高得多的要求,如果不能顺应这个发展,就会暴露出更多更严重的问题。


对当前语文界讨论的热点问题,老师用自己的实践给予一线教师更多的启发。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这似乎已经成为当下语文教学的一条定律。教什么的问题解决了,语文的效率的提高了吗?这一论题,老师强调教什么的重要的同时,也不回避对怎么教的研究。怎么教?他更多地把落点放在对人的研究上,放在了对学生的研究上。老师指出:以学生为主体,并不是让学生多发言,更不是让学生多表演,而是所有的教学活动从学生出发,一切为学生的语文学习服务,在课堂教学中能真正实现学生的学习成长和精神成长。今天的老师的两堂课,我以为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老师找到了教什么与怎么教的切合点。再例如,语文知识如何处理的问题,让一线教师颇为头疼。课标强调不要系统化,不要复杂化,倡导随文而教。老师在《黔之驴》一课中对“什么是寓言”的处理给了我们极好的示范。


本色语文深深地扎根于传统,在继承中发展;本色语文紧紧应和着新课程改革的时代韵律,一路前行。我们学习2011版新课标的时候,在践行新版课标的时候,我们不妨读一读老师的本色语文著作,不要迷失了回家的路。


 


 

【原创】杂思闲言

杂思闲言


 


1.批判不仅是为了否定,更多应该为了建设。


2.很多文章总似乎在重复,改换表述,有创意有创造的少之又少,不写何妨?


3.语文教学有时需要让孩子去感觉。有时不讲,孩子倒清楚;有时讲了,还真迷糊了。


4.现在谈“‘教什么’比‘怎样教’更重要”很时髦,可是“教什么”的讨论中又偏偏忘记了“学什么”,还是丢不开“考什么”。一线教师很纠结。


5.我们缺的不是理论,缺的是真正可以进入课堂提高效益的“点子”。


6.语文教学研究要和一线教师融合得更紧,可是我感觉越来越高端了,与一线教师似乎渐行渐远了。


7.很多人发出了“越来越不知道如何教语文”的感慨,到底是谁惹的祸?


8.语文常常被孩子们边缘化了。挽救的办法,很重要的一点还是要我们的语文老师“有所作为”。


9.割裂开读与写的教学,读与写必然两败俱伤。


10.参加研讨、观摩,常常心动,可是行动起来依旧很难。为什么?


11.长时间离开课堂教学一线的名师,发言要慎重!应该想到你的肯定或者否定的“后果”。


12.很多时候,课堂是“我的”。


 

【原创】听到的和想到的……

听到的和想到的……


——写在南师大首届语文名师成长论坛落幕之际


 


没有始终参加全国首届语文名师成长论坛,我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遗憾。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在场的朋友接连不断地有信息来告知听课的感受,融入我的理解,也许是这样的:


王旭明的报告——睿智(充分展示了一个新闻发言人的风范);


董一菲的课堂——唯美(教学语言的锤炼功夫让人击节,怎一个美字了得):


  源的课堂——舒坦(行云流水般,给人看到的是一种为人为师为学的境界);


  君的课堂——激情(淋漓尽致地诠释了青春语文的要义);


刘喜林的课堂——沉稳(课文重教需要一种勇气和智慧);


程少堂的报告——机智(备报告和备课一样,少堂老师坚持备幽默,这是一种文化语文不留痕迹的彰显):


刘金玉的点评——激进(似乎带有愤青的味道,正是这才有了问题研读的深刻);


……


课堂教学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无论成功与否,它的价值在于触发思考,其实大没有必要求全责备;报告也好,点评也罢,是一种声音的传达。无论新旧,它的价值在于碰撞思维,拓展视野。看课、听报告,我们首先必须具备一种容纳百川的胸怀,必须用拿来主义的方法心平气和地取舍。这样对我们的进步也许才是大有裨益的。否则,参加研讨出席论坛,就会多出一些烦恼。


这次的论坛给我们组织这样的活动还有一个最大的启发:互动的多少还真决定了活动的质量高低。我参加了本次论坛的开幕式,感受到了来自一线教师与专家的思维交锋,真实而愉悦的质疑、辩驳、商榷。一个苹果交换一个苹果,得到的还是一个苹果;思想的交换就不是这样了。关键还在于让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不同的研究视角,那意义就更大了。大多数活动近乎是名师、专家的“一言堂”,出席会议、活动的大多数处于失语状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