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香山有香》解读

【小丁按】暑期南通市名师第一梯队封闭研修,导师团选择田大璜先生发表于《语文学习》上的《香山有香》,给我们做解读和教学设计(1011日将以此文举行同课异构活动)。于是写成这样一个东西,求教于大方之家。


 


田大璜先生《香山有香》解读


 


香山有香》是一篇游记散文,作者与通道群友,携来伴侣相随登小香山,“香山脚下”,拾级而上,走入“山阴小道”,山路渐行渐陡,已至“闻香亭”,按踪觅迹,来到“梅花堂前”,下山到“山脚”。行踪清晰可循。


《香山有香》又不是一篇纯粹的游记散文,也是一篇抒情散文,有着较浓的文化意味。香山有香,以香气闻名,因其音韵。开篇比照式点题,其中“意韵”值得玩味。写景抒情,行文处处以“香”营造氛围。和一般写小香山之作不一样,作者摄其一点——香;与写小香山之香的同类散文,又不一样。作者先写以“香”命名的景点,着香字与未着“香”痕的景点名称,品其中之妙;再写自然景观,无名山果、飘红的枫叶,山花野草。很显然,作者并不满足于对自然景观的描写,而是有选择地表现小香山的文化景观。不仅仅看到香山孤立的文化景观,还有香山的故事,文人传奇;不是表层的感觉,而带有智性的深度。


作者重点写“梅花堂”,先引经据典,写其堂名的由来;然后以一句“晚年栖居小香山,何以钟爱梅花,又以“梅花堂”为居所堂号”一句设问,解读“苏轼的心事”之谜。第89小节,重点叙写苏轼与一生中三个极其重要的女人的爱情故事,在情感的激荡中引发哲思。“长江边的小香山自然成为坡仙最温暖也是最后的人生驿站了”“这些梅花诗使他对婚姻的热情化为追寻生命真谛的高尚情谊。余秋雨称黄州是苏轼精神突围之地,那么小香山的梅花堂则该是苏轼经历社会和人生的风雨后情感的栖息地了吧。”从这里我们是否可以读到苏轼漂泊一生,历经坎坷后,万年安顿小香山,得到真爱的慰藉,情感的寄托?梅花堂寄托了苏轼的一个梦。


下山途中看到的一对情侣,那位红衣青年的浪漫的事,是作者一行的巧遇,更是对历史上苏轼真爱故事的呼应:现实中爱的呵护,真情的呵护。


于是,作者最后说“我想大家今天也一定不负此山了,因为我们都采撷了今秋最芬芳的香草一束。”这束今天“最芬芳的香草”正是这对情侣对真爱的延续与守护。最后一小节,收缩全文,呼应开头,意韵丰富而深刻,令人回味。


香山有香,花香,镜香,梦亦香。作者在“移步换景”中,更注意“移步换情”,使文章情感起伏跌宕。


散文教学内容大凡着力关照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作者的所见所闻,尤其是个性化的言说对象。本文作者游香山,可写的东西很多,山水花草,亭台轩榭。在他的眼里和心中所关注的就不仅仅是香山的自然景观,而是把重点锁定在梅花堂,这是作者独特的视角,写出对梅花堂的独特感受。


二是作者的所见所思,也就是作者独特的情感体悟,充满情感浸润的思想、理趣。本文要读懂的是苏东坡漂泊的一生,最终得到情感寄托、真情慰藉。这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还有红衣青年对真爱真情的延续和守护,以及作者与同道群友伴侣相随的真情融融,从三个维度启迪人们追寻生命真谛的高尚情谊,珍惜真爱获得情感、精神栖息。这是一种人生的至高境界。这就是作者“这一个”的独特感悟,也是这篇文本所包含的理趣。


三是作者个性化的言语表达、语句章法。写自然之景,语句调动活泼,极具生命的张力。如“挑逗”“献媚”,感情色彩的变化;如“在丘壑林间一齐追忆昨夜含香的梦,醒着眼,露着笑靥,一副丰衣足食的模样”,修辞灵动富有情趣。


有的句子工整,极具对称的美感,如:“梅花堂”暗香习习,“荷花厅”清香飘飘,“洗砚池”似有墨香隐约,“葫芦塘”猛觉酒香醉人。有的化用诗句,读来诗意盎然,如:可惜来的不是时候,不能领略香山梅花清浅的疏影,浮动的暗香。有的直接饮用诗词、楹联,增添了文化的深度与厚重。


综合运用表达方式,叙述故事,剖析议论,抒情运用自如。选景上,紧扣题旨,全篇弥漫着扑鼻的“香气”,既得香山之特点,又充分突显出作者要表达的情感与理趣。


 


附:田大璜《香山有香》(选自《语文学习》)


香 山 有 香


田大璜


北京香山以红叶著称,因其色彩;江阴小香山以香气闻名,因其意韵。


秋雨初霁,天高云淡。同道群友相邀登小香山,家家皆是携来伴侣相随。至香山脚下,即似有大片嫩黄的迎春盛开在秋香里。群友笑说:“果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刀豆都认作迎春了。”我只好自我解嘲:“秋香熏得游人醉,错认刀豆作迎春。”


诚然!香山以“香”字命名的景点不可胜数。单读景区的路牌,便觉香气袭人。着“香”字的,如“梦香轩”、“沁香楼”、“暗香亭”、“品香亭”、“香山寺”、“闻香亭”等,大有浓香飘溢之气概。还有些名字虽未着“香”痕,但细细品味,不觉心香徐来:“梅花堂”暗香习习,“荷花厅”清香飘飘,“洗砚池”似有墨香隐约,“葫芦塘”猛觉酒香醉人。


拾级而上,渐渐从阳光地带走入山阴小道。石阶盘桓,人亦随之穿竹度林,不时有一两串无名山果同你挑逗,几片飘红的枫叶向你献媚。路边的山花野草,也有叫得出名字的,如木芙蓉、山茱萸、马兰、山茶、红蓼,更多的是叫不出名字的,在丘壑林间一齐追忆昨夜含香的梦,醒着眼,露着笑靥,一副丰衣足食的模样。


山路渐行渐陡,已至闻香亭,传说中西施曾于此采摘香草,香山因此得名。当年吴王夫差携美人游赏江南名胜,见此山临江而峙,巍峨磅礴,佳木葱茏,泉水潺潺,心甚喜悦。西施听说山上有一种叫马蹄香的香草,能祛风止痛,顿生采药之念。西施见漫山遍野皆是香花异草,花香、草香、树香沁心入脾,自觉神清气爽,遂将手中所采马蹄香轻轻嗅了几下。香山的花草因绝世美人的手握鼻嗅,也就奇香无比了。


我们寻着山势自然的脉络,按踪觅迹,来到梅花堂前。梅花堂位于香山深处,周围遍植梅花,可惜来的不是时候,不能领略香山梅花清浅的疏影,浮动的暗香。据史载,苏东坡晚年曾多次来访香山。《江阴县志》辑录:“坡仙亲自植梅、种竹和吟咏作画。堂前左上方有一池,谓坡仙洗砚池也。”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题小香山梅花堂诗五首》序言中亦有记载:“堂颜为坡仙笔。坡仙爱梅花以名堂。”


苏轼贬谪黄州时,以“东坡”为斋名;流放惠州,教化荒民,便以“德有邻”题额;晚年栖居小香山,何以钟爱梅花,又以“梅花堂”为居所堂号?苏轼的心事已风干为“梅花堂”的谜面,可“梅花堂”两边的楹联“梦中山水胸中志,足底烟霞笔底文”,似乎在给游人以某种暗示。


苏轼一生中有三个极其重要的女人:让他“无处话凄凉”的妻子王弗,陪伴自己浪迹天涯贫贱不移的娇妾朝云,以及自己的初恋情人堂妹柳苏氏。他悼念亡妻的诗文“十年生死两茫茫”令人肠断自不必说。南归后得知嫁到靖江的堂妹已逝,苏轼曾两次为亡者写祭文,真情流露催人泪下:“天不我亡,亡其朋戚。如柳氏妹,夫妇连璧,云何两逝,不慭遗一。我归自南,宿草再易。哭堕其目,泉壤咫尺。”(语出林语堂《苏东坡传》)晚年的苏轼活动范围主要在宜兴、靖江之间,长江边的小香山自然成为坡仙最温暖也是最后的人生驿站了。


苏东坡总是称朝云为“天女维摩”,表示纯洁不染之意。据林语堂考证,苏东坡曾经写过关于梅花的极其精妙的诗词,朝云死后的那年冬天梅花盛放,他写了一首以梅花象征亡妾朝云的诗:“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诗中梅花的象征至为相宜,因为月下梅花一向被认为是白衣仙女,隐约蒙眬,绝与尘世俗态不同其格调。诗的用语,既像是写花,又像是写他心爱的女人,这些梅花诗使他对婚姻的热情化为追寻生命真谛的高尚情谊。余秋雨称黄州是苏轼精神突围之地,那么小香山的梅花堂则该是苏轼经历社会和人生的风雨后情感的栖息地了吧。


下山的路势比较平坦,踩着山花香草走路,脚步也轻快起来,南沙小镇透过树隙林阴而成为清晰秀丽的风景。同伴指着前面一对情侣,提醒大家快看。原来是一红衣青年背着脚踝受伤的女友正一阶一阶地往山下瘸,女友手里攥着一丛香草。也许是缺少锻炼的缘故,红衣青年每走一步都显出很吃力的样子,但每走一步都很谨慎、很努力,仿佛此刻踩着的这石阶山径就是他们一生所翻越的至高境界。


徐霞客在《游小香山梅花堂序》中赞叹:“一旦香生群玉,不特花香、境香,梦亦香,可谓不负此山矣!”下到山脚,我们还在笑谈那一对红衣青年浪漫的事,我想大家今天也一定不负此山了,因为我们都采撷了今秋最芬芳的香草一束。


 

【原创】《台阶》解读二题

《台阶》解读二题


 


《台阶》是李森祥的短篇小说,人教版语文教材作为自读课文放在八年级上册“爱”的主题单元;苏教版教材同样是作为自读课文放在学法指导“疑为学之始”单元,在课文注解一有这样一段话:“作者充满感情地回顾父亲的故事,艰辛的劳动,朴素的愿望,这就是一位农民的一生”(姑且不论这句话的恰当与否:说是作者回顾,考虑到是小说,可否改为:小说讲述了一位父亲的故事)。由此可以看到编者的选文意图是不一样的。


那么就这样一篇小说,在日常的阅读教学中,按照小说的体式要求,其重点还在于父亲这一形象的把握。对父亲的解读当然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我想立足于特定时代的中国农民来把握,他既不同于鲁迅笔下的闰土,也自然有别于现在的农民。“这个”农民包含着中国农民的美德,用教参的话说,这一个也“意味着中国农民人性的觉醒”,他不仅追求能温饱,不仅要造屋遮风挡雨,而且要求获得地位,获得人们的尊重,这是较高层次上的人性追求。父亲的命运同样是充满凄凉与辛酸的。新屋造起来了,台阶抬高了,愿望实现了,但人老了。小说的结尾发人深思,让我们去思考父亲这样的中国农民的命运。父亲就是一个本本分分的中国农民。


有两个问题,值得我去思考。


一、人教版编者将这篇文章放在“爱”的主题单元,那么《台阶》一文表达了怎样的“爱”呢?读到单元提示语时,我是觉得这样的编排是不合适的。这篇小说前面是《背影》,后面是《老王》。从整个单元看,我只能这样来理解。第一,从宏观上看,编者是不是要引导我们去关注、关爱像父亲这样的农民,这样的弱势群体。不仅要关心他们的物质的需要,还要去体察他们的精神需求;第二,从微观上看,从小说本身看,从“我”的角度看,要“我们”去孝敬父辈,去体察父辈的艰辛,去理解父亲这一代人的理想与追求。


作者这样说:


在中国乡村,一个父亲的使命也就那么多,或造一间屋,或为子女成家立业,然后他就迅速地衰老,并且再也不被人关注,我只是为他们的最终命运而惋惜,这几乎是乡村农民最为真实的一个结尾。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对中国农民的深厚情感的,的确有一种引发“关注”的意图。


二、读父亲,是否还应该有对中国农民的理性批判?


批判什么?批判以父亲为代表的中国农民身上有固有的“劣根”?父亲身上的确有着农民身上的固有习气,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那份“愚昧”。为什么,台阶高了,怎么就意味着地位高了呢?在我们这里,也有为新屋的山墙高低,邻里之间争吵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中国的农民吧!有人说,这正是中国农民的可爱之处。勤劳、善良、执着,还带有那么些狡滑、固执。无论哪一个民族都有其劣根的,中国人有,中国最底层的农民同样有。我们需要批判的精神,使其进步。但是,面对父亲,面对这一个,是否要把这些作为教学内容,我觉得需要斟酌。我不赞同,我也不忍心。社会在进步,农民在成长。由“闰土”到“父亲”,我们应该看到农民的成长。如果让作者来写今天的农民,由有该是怎样的呢?


王君老师在解读《台阶》结尾时这样说:


这最后似乎是不经意的一声感叹,其实是作者最无奈最沉重的一句呻吟。是的,父亲老了,这里的“老”,不仅仅是指父亲年事已高身体受伤无法再操持农活,更是儿子感受到父亲心灵世界的“老化”——父亲不但失去了健康的身体,也同时失去了奋斗目标。身体的老朽固然已经可悲,追求的丧失更让人迷惘。但儿子之痛还更在于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为了造屋而耗尽了一生的精力,他在父亲身体和心灵都迅速衰老的残酷现实面前无能为力。一个句号,悲凉地道出了中国农民再勤劳善良也无法彻底改变命运得到幸福的残酷现实。小说中的父亲是如此,无数中国农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是啊,还是对“父亲”多一点“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