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老师走了

 


老师走了


 



    小老师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实习生活离开了。一连几天里,同学们在日记里、在言谈中表达着对小老师的无限依恋和深深思念。班级里流淌着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和无奈。何不让同学把积郁心中的情感“发泄”出来呢?一次以“给小老师的一封信”为话题的作文活动,让学生那鲜活而纯真的生命激情一下子喷薄而出,令人为之感动。一篇篇“给小老师的一封信”,不仅让我读到了小老师的美丽,更让我读到了我自己,触发了我对教育现实的更多思考。


其中小葛同学的作文更是拨动了我的心弦——


老师:


您好!有你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一个月里,我深刻地感觉到了你的温柔与善良。


每天你会随着老师到我们班上课,每天因此可以看到你的微笑,那种笑犹如鲜花般灿烂地开放着。当你上课时,不喜欢发言的我,竟也体会到了“踊跃”。可能别人都会误会我在你的课上回答出了那么多的问题,也有人会以为我只不过在表现自己。但我可以告诉那些人,是因为你曾给予过我鼓舞。那是星期二的最后一课,你悄悄地停留在我的位置旁,姐姐般地对我说,明天我上课,希望你能举手发言……


那时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很久了,没有老师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这种感觉好久好久没有亲近过我。我激动而调皮地说,我会回答,而且超过三个。你并没有说什么,微笑着走开了。


记得一次默写,我不会。我把书本放在抽屉里,你看到了,却当着没发现一样走开了。事后你找我谈话,我流泪了。你的一言一语,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感动。真的,当你离开时,我甚至不怕迟到,站在树下看落叶。


你离开前,你给我们每人一袋糖果。含着你给的糖,那种淡淡的甜味,使我又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真想真想把你留住……你留给我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并不是那几堂语文课的感情,也不是一袋糖果的感情。


你曾给了我信心与鼓励,你曾用爱扶我走过了一段自信的路。我一定会把对你的留恋和感激化作对语文学习的动力。


小葛同学父母离异,靠爷爷生活。在同学老师眼中,他并不优秀,甚至完全可以放在“后进生”的行列中,他常常迟到、常常赖作业……


老师是一位实习生,她给予了小葛同学什么,让这位同学感激涕零——


微笑、宽容、信心、鼓励……


小葛同学也许早已久违了这种温馨……这就是业内人士公认的“实老师现象”吗?


由此又让我记起两堂公开课。也是这位同学,两次成为公开课的亮点——根据不完全统计,他是公开课中举手回答问题数量最多准确率最高的同学之一。他因公开课中的“反常”表现而一度成为班级的“新闻”人物。公开课之后,他依然如故……


老师走了之后,他依然我行我素……


这难道是一个“怪圈”?


老师还没有走入教育的现实世界中,对自己的专业和未来的专业发展充满了憧憬和理想。在小老师的心中,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样的纯真、可爱,每一个孩子都是平等的。因此,她把爱洒向了每一个孩子,无论成绩的优劣,无论家庭的贵贱。


小葛同学和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我们同样给予他鼓励、同样给予他温暖,难道他就一点没有感觉吗?我几乎有些愤愤不平。


重读孩子的信,反思孩子的公开课上的表现,我猛然警醒:孩子们的心灵是澄明的。他们不需要虚假的、居高临下的、甚至施舍性的关爱,他们需要真实的、走进心灵的呵护,有时哪怕是训斥。他们需要老师平等的尊重。


是的,不可否认,我们对这类同学除了同情之外,更多的是防范,尽管是表扬和鼓励,也要带上更多修饰。


与小老师相比,在她的眼中每一个孩子都是同一种色彩,更重要的是在她的心中每一个孩子都有同样美好的未来。而我们常常凭自己所谓的经验给每一个孩子预设了明天,面前的孩子也因此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有色的眼光其实是心里不平等观念的折射,也决定着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教育行动。


老师走了,带走了很多,也留下很多。

打与不打都是爱

 


打与不打都是爱


 


  儿子丁一读二年级了。他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听话,很多事情总喜欢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有时还有些一意孤行。因为如此,我们的冲突越来越多,弄得我很累,也很无奈。幸好,我可以摆出作为家长的威严,甚而至于动用武力。每每这时儿子哭得满头大汗,我也气喘吁吁。擦干眼泪之后,儿子总要拿眼睛愣愣地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那眼神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和羞愧。


其实,儿子在大多数的时段里还是很听话的,常常得到同事们的交口称赞。打他也无非是关于作业。有时作业多了,他会产生抵触,极为油滑。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作业时的那种轻率。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我只得举起手……


我读书时,同学之间常常交流是否受到过父母的责罚。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没有被父母责打的同学脸上洋溢的那份得意。我那时调皮远近闻名,自然少不了挨打。母亲边打边自己流泪的情景,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现在我也偶尔听到学生讨论这一话题。打与不打,有时成为孩子心中的某种标志。


刚大学毕业,我读到毕淑敏的散文《孩子,我为什么打你》。那时我是被这个母亲的心灵独白深深震撼了,真正深刻地理解了“母爱”的另一层含义——“打与不打,都是爱”。


我虽是一个教师,但对儿子常常束手无策。好几次,儿子被打过之后,不一会儿依旧满脸天真地微笑着喊爸爸,依旧紧依在我的怀中。真的,这个时候,我连正眼看他的勇气都没有。我想,我真的非得使用责打吗?


有一回和儿子的聊天让我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讲名人故事,很自然地聊起什么是理想。对我的教诲8岁的儿子显然半懂不懂。我问:“丁一,你有理想吗?”儿子竟然一下子坐起来,认真地说:“有!” “有?说给爸爸听听。”“我的理想就是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儿子的回答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小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能跟爸爸讲讲吗?”“就是希望妈妈不怪我。爸爸不打我。大家别老是逼着我写作业。”我和妻相顾无言。我的简单、粗鲁已经伤害了儿子。在他小小的心灵之中竟然深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在儿子童稚的世界早有了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是非好恶;对大人的想法与做法,他们还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有时把不满藏在心底。


儿子啊,也许你还小,还不知道人生之路有多长,会有怎样的风雨。可是,爸爸告诉你,打与不打,都是爸爸的责任。


 


    儿子丁一读二年级了。他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听话,很多事情总喜欢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有时还有些一意孤行。因为如此,我们的冲突越来越多,弄得我很累,也很无奈。幸好,我可以摆出作为家长的威严,甚而至于动用武力。每每这时儿子哭得满头大汗,我也气喘吁吁。擦干眼泪之后,儿子总要拿眼睛愣愣地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那眼神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和羞愧。


    其实,儿子在大多数的时段里还是很听话的,常常得到同事们的交口称赞。打他也无非是关于作业。有时作业多了,他会产生抵触,极为油滑。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作业时的那种轻率。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我只得举起手……


    我读书时,同学之间常常交流是否受到过父母的责罚。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没有被父母责打的同学脸上洋溢的那份得意。我那时调皮远近闻名,自然少不了挨打。母亲边打边自己流泪的情景,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现在我也偶尔听到学生讨论这一话题。打与不打,有时成为孩子心中的某种标志。


    刚大学毕业,我读到毕淑敏的散文《孩子,我为什么打你》。那时我是被这个母亲的心灵独白深深震撼了,真正深刻地理解了“母爱”的另一层含义——“打与不打,都是爱”。


    我虽是一个教师,但对儿子常常束手无策。好几次,儿子被打过之后,不一会儿依旧满脸天真地微笑着喊爸爸,依旧紧依在我的怀中。真的,这个时候,我连正眼看他的勇气都没有。我想,我真的非得使用责打吗?


    有一回和儿子的聊天让我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讲名人故事,很自然地聊起什么是理想。对我的教诲8岁的儿子显然半懂不懂。我问:“丁一,你有理想吗?”儿子竟然一下子坐起来,认真地说:“有!” “有?说给爸爸听听。”“我的理想就是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儿子的回答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小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能跟爸爸讲讲吗?”“就是希望妈妈不怪我。爸爸不打我。大家别老是逼着我写作业。”我和妻相顾无言。我的简单、粗鲁已经伤害了儿子。在他小小的心灵之中竟然深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在儿子童稚的世界早有了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是非好恶;对大人的想法与做法,他们还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有时把不满藏在心底。


    儿子啊,也许你还小,还不知道人生之路有多长,会有怎样的风雨。可是,爸爸告诉你,打与不打,都是爸爸的责任。


 

我和酒

 


我和酒


 


我属于那种比较听话的男人。打牌、抽烟偶尔为之,绝不沉迷。我唯一让“领导”不高兴的爱好就是喜欢喝酒。我在家是滴酒不沾的。其实,喝酒是喝的一种氛围,喝的是一种和谐,喝的是一种气度,喝的是一种品性。酒品如人品。


跟豪爽的人喝酒,自然会豪情满怀,喝得酣畅淋漓,快哉快哉!我喜欢这样的人,这样的率性,这样的豪放。和这样的人喝酒,就好象面对大海,春暖花开。每每在这样的人面前,我会显得放肆,始终想喝的冲动。


酒逢知己千杯少,酒不投机点滴醉。跟那些想喝又不喝,想劝别人多喝自己又不喝的人同席,如坐针毡。那种人喝酒总能找到千万种不喝的理由,也能找到千万中让你不能不喝的理由,否则,你就是高高在上,就是心存芥蒂……终究是劝人喝酒终无恶意。说真的,这个时候我是不喝的,不会卷入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烦之中。还有人,先少喝或者不喝,等大家进入状态之后大喝。这样的人,我要么就不理会,无论他表白得多么动人;要么就跟他一干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不喜欢那种无所事事,总想找酒喝,一喝就多,一多就起事——原形毕露,丑态百出。那是酒徒,那是酒疯子。


我不喜欢那种为酒而忘乎所以,为酒而得意洋洋,为酒而目空一切。喝酒是一种风度,喝酒是一种品位,喝酒是一种文化。酒杯里到映着人的影子。


在酒的世界里,我享受着那份心的愉悦与轻松,享受那种精神的自由与灵动。觥筹交错中,有神交的快意,真诚的传递;你来我往里,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不需要太多的表白……那种酣畅,那种旷达,岂太白可比哉!


因为喝酒,多了酒故事,那种善意的调侃让生活多了一种意趣。没有酒的宴席,少了一分热闹;没有酒的人生,会更少一分情韵。


爱酒吧,但不要贪杯!


 

在追梦的路上

人物传记


在追梦的路上


◆丁卫军


 


1994年,我随恩师第一次走出学校参加全国性语文教学研讨会,第一篇论文获奖;同年送走第一届毕业生……


1998年,我的论文第一次获全国性论文评比一等奖,第一次参与国家级课题研究,第一次有幸结识到诸多全国中语会专家……


2001年,我第一次被评为市中青年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成为江苏唯一入选首届全国中语“教改新星”之列的青年教师……


2005年,我破格晋升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我的第一本专著《小丁教语文》正式出版;2006年,我被评为通州市学科带头人,南通市骨干教师,南通市名师培养对象,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入选《语文教学通讯》“青年名师这样教语文”专辑……


就这样一步步走来,就这样在语文教育的天地里,在追梦的征途上,我跋涉着,追寻着,努力地走近自己曾经放飞的梦想——


 


我出生在苏北农村。在田埂上放风筝,在草垛间捉迷藏,在沟岸旁拔茅针;和母亲一起插秧摘棉花,和哥哥一起打草喂猪,和小伙伴下河摸鱼抓蟹……70年代的农村孩子的童年是自由而快乐的,也是辛酸与苦涩的。童年的记忆如一杯陈年老酿,时时沁香着我的心灵,使我以后的为人做事处处闪动着泥土般朴素的色彩。我的家境并不富裕,但母亲固执地坚持要我和哥读书。母亲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有梦就会有成功。


1989年高考,我以3分之差名落孙山,进入县城的电大读汉语言文学大专。电大的教学是开放的,让我在无缘拥抱普通大学的遗憾中倍感庆幸的是,有机会“聆听”到来自全国各大重点高校一流教授的讲课,尽管不能耳提面命,但他们内在的精深与博大之气还是通过电波透过荧屏迎面扑来。也正是这种开放,我有更多的时间走进图书馆,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社会,我也“不务正业”地学写了三年的新闻。记得那时,我同时兼任着学生会主席和团委副书记,我的潜能得到最大的发挥。电大的生活充实而快乐。临毕业时,在留城做记者和回乡当教师之间,我“不懂事”地选择了回乡。在今冬弥漫氤氲暖气的灯下,击打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心间依旧荡漾着当年作出这一选择时的激动。


我的语文教师生活就这样从乡里的中心初中通州市五总初中开始了,那一年是1992年。2002年我来到我读高中时的母校——通州市石港中学,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里,开始新的工作。母校以50年成就的博大胸襟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接纳我,给我温暖与关爱。我快乐地忙碌着……


 


行走在追梦的路上,回首之间,我总会看到一个个让我感动的笑脸。是他们的关心、鼓励和支持,让我走得更快更远,领略到更多更美的风景。


我们通州有一批像郭志明、陈明华、秦德林这样的知名特级教师和教科研专家,有像“通州市‘名师之路’教科研沙龙”这样的打造通州名师的平台。我在“沙龙”里“滚打”了四年,那种真诚的人际关系、和谐的研讨气氛、严谨的治学态度时时熏染着我,鼓舞着我,“打磨”着我。94年,我有幸被时任通州市教研室副主任、语文教研员的陈有明先生接收为徒。陈先生是江苏省特级教师,他以德艺双馨在省内外赢得诸多赞誉。他一生著述丰厚,建树良多,更以奖掖后学为人称道。先生寄予我的是不倦的教诲和父亲般的关爱。他用他的人格魅力教会我如何去做人——与人为善,宽以待人;用他丰厚的学识教会我如何做学问——脚踏实地,实事求是。


五总初中的徐大健、王连军两位校长,他们在学校经费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坚持让我走出去。到石港中学后,朱建华校长为我营造了更为宽松的科研氛围,创造了更多进修学习的机会,鼓励我在教学与教研上取得新的突破,为我的专著顺利出版出谋划策,倾情相助。


1994年起,我先后远赴北京、浙江、四川、安徽等地参加全国性教学研讨,接受名家大师的教诲。桑建中先生、韩军先生、程少堂先生、王世发先生等诸多国内知名专家、特级教师都曾给我以热忱的指点与真诚的鼓励。同龄人重庆的王君老师、青岛的朱则光老师,他们成功的经历同样给了我专业的引领和启迪。


我时时怀有一颗感恩的心,用满腔的热情面对我所从事的语文教育,不张扬虚华,不好高骛远,用勤勉与执着来回报寄予我无限希望的师长和朋友。我也深深地感到,一个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是需要一些智者的宽容、理解与扶持的。


 


我十分清楚,中国农村的大多数孩子是无法选择老师的,语文教师对一个农村孩子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我开始提醒自己,学生考得好并不是教师成就的全部,我必须努力做得更好。做一个对学生一生负责的语文教师——成为我的梦想。我要让我的学生爱自己的母语,爱读书,能写作,能说会道。


陈有明先生常常告诫我,要多读书,多思考,多动笔。他说只有积淀深厚了,思考深刻了,才会融会贯通,游刃有余。所谓“厚积薄发”。我因此养成了读书和反思的习惯。


我深刻体会到,一个青年教师要有甘坐冷板凳,耐得寂寞的精神,要自觉地静心阅读古今中外的教育经典著作,让亲近大师,对话名家,成为一种精神享受。我每年坚持订阅几乎所有的语文专业期刊,《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与研究》等杂志成为我手头的常备书籍,它们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着语文教育教学的最新动态、最新研究成果和最鲜活的教学案例;我读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从“三老”的语文教育理论中汲取汉语言教学传统经验的精华,一本《“三老”语文论集》我反复阅读,有的章节几乎能诵;我读杜威、巴班斯基、苏霍姆林斯基;我也读朱永新的《我的教育理想》、吴非的《不跪着教书》、肖川的《教育的智慧与真情》;李吉林的情境教育、于漪的教育教学求索、韩军的新语文教育、李镇西的语文民主教育……他们的求索历程,他们的教育理念让我的心淡定,让我的情为语文所系。


要读的不仅仅在基于教育的、基于语文的,更在基于文化的。记得在一次全国优课展示活动中,我斗胆直言,我们的这一代青年教师,要“恶补”中国传统文化,要静下心来读孔孟读老庄,读《史记》……文化蕴藉的浅薄成为我们新一代语文教师的“软肋”,是任何高科技引入课堂都无法弥补的。语文教师人文素养的提高在新课改背景下越发显得紧迫。


教师读书,首先对学生是一种引领是一种示范。书读多了,积淀自然丰厚起来,自然会自觉反思自己的教育实践,开启新思维,实验新方法,提升新认识。反思,是一个青年教师提高自己的应然选择。教学活动永远是一种缺憾的活动。反思让教学走近完美,走向“自由”。在我看来,把自己的反思加以凝练与提升,形成文字就是一种研究。反思性研究能让我们更关注教育的现实与现实的教育,关注语文教学改革的难点与热点,作出自己的判断与思考。


“语文课堂效率”问题一直是语文教育界关注的难点。根据实践体会,我先后撰文从激发学习诱因、优化教学过程、精练巧练等方面提出解决策略,对克服语文课堂“少、慢、差、费”等弊病,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这一组论文分别被全国青语会、全国中语会教改研究中心评为优秀论文一等奖,受到了广泛关注。


新课程改革给语文教学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但是也出现了一系列与汉语言教学规律相悖的现象,我开始反思,先后发表《警惕:语文阅读教学中的“过度”行为》(《语文教学通讯》05.2)、《新课标下关于“讲”的再认识》(《语文教学与研究》06.6)、《语文教学不能忘却的》(《语文教学之友》06.10)、《文体教学:必须坚持建设好的基础工程》(《语文教学通讯》06.3)、《简单:当下语文课堂教学的应然境界》(江苏省教育学会优秀论文一等奖)、《新课改离我们有多远》(全国中语会优秀论文二等奖)等文章,其中的一些主要观点被有关学术机构、网站引用或转载。


针对学生作文中刮起的浮华之风,我结合自己对作文教学的理解,撰写了《警惕:作文教学正走向浮华》,《中学语文教学》全文发表,引起强烈反响。面对初中作文一直无合理序列、无有效指导体系的现状,我在反思中探索作文教学的有效途径,引导学生直面心灵,走进生活,关注细节,力求文中有“真”我,我心有“真”情;反对所谓“无限制”作文,强化作文“入格”训练,最终实现“出格”的目标。(《生活的细节里蕴藏着教育的精彩》,《新作文》2003.4;《作文教学:请走进学生的心灵》)


我的专著《小丁教语文》正式出版后,朋友童歌撰文作了这样的评论:


这本书中收的文章确实篇幅都不长,没有 “一、二、三、四”、“甲乙丙丁”的罗列,也没有“主义、模式、原则”的大旗,更没有时下最时髦的夹杂一长串外文单词。这本书有的只是对语文教学现状的担忧、对细节的关注和对具体教学行为的反思。小中见大,小中存真。


“实而不死,活而不乱;动静相生,张弛有度”这是我所追求的课堂教学心律。“实”在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基本方法的夯实,追求方法的多样性、活动的丰富性,不使学生的思维僵化,不使课堂一潭死水;“活”在思维的活跃,有对话有争辩,有思想的交流,有智慧的碰撞,不追求表面的热闹与繁荣,不满足思想碎片的飘洒,摒弃浮躁与肤浅。课堂的动,是一种灵动与激活,静是一种静思、静悟,静静地放飞想象与联想的翅膀,享受那份宁静中的厚重。课堂里应该有思考的紧张,还应有交流的宽松;应该有会心的微笑,也应有幽默的开怀。在阅读教学的课堂上,我努力“让课堂阅读教学成为课外有效阅读的钥匙”、“让品悟语言成为课堂阅读教学的中心”、“让智慧的对话、生成成为课堂最美的风景”(《行走在语文阅读教学的课堂里》,《语文教学通讯》06.7-8)。“活动型” 阅读教学,“主题式”阅读教学的尝试,让我的课堂呈现出不同的色彩。《鹤群翔空》、《看树》之类的公开课,《皇帝的新装》、《让母爱的潮水凝练成诗》之类的“家常课”都成功地传达了我的教育理念,也闪现着我的个性之光。学生是快乐的。


我固执地坚持让学生“吃好第四顿饭”。第四顿饭,虽是一个看似并不丰盛的“拼盘”,但却是一席精神大餐。烹制的主要材料并不复杂:一是每天阅读一篇短文;一是每天写一篇日记。短文是要经过精心选择的,不是应景式的学生习作,也不是随手拈来的寓言故事。短文主要来自我的推介,抑或是学生的发现,所谓“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读也不是走马观花,“不动笔墨不读书”,要圈画生字新词,要品悟精彩语段,要动笔抒写心得感悟。日记,不在长短,须有真情实感,有感而发,不作无病呻吟,记录成长的真实历程,整理人生的点滴思考。同时,我会定时给学生们“加餐”——开设文学讲座,阅读文学经典,组织汇报交流。古典诗词鉴赏,让学生在“十七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温婉阴柔与“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的粗犷豪放中融化;“百年巴金”,让学生在《家》、《春》、《秋》的悲喜人生与《随想录》的真诚坦白中感悟,走进现代文学的神圣殿堂。阅读交流会,日记展示会,让学生把所读所记和同学交流,一起分享收获的快乐。灿烂的笑脸,会心的颔首,感动的泪水……一次次定格成我心中永恒的风景。写日记,引导学生更多地去关注生活,向生活学习语文;读经典,让学生养成读书的习惯,让书籍垫高心灵,丰满灵魂。


 


年末岁首,在我整理南通市“十五”教育规划课题青年教师专项《初中生阅读文本的选择与重建研究》结题成果的时候,再一次回放我近十五年的从教生活,再一次捧读我10多年形成的30多万字的文稿,我的心头是温暖的。这种温暖来自关注我培育我的师长、朋友们,来自我钟爱的语文和语文教育……


梦想还在远方,追梦的足音依旧铿锵……


(江苏省通州市石港中学;226300)


个人档案


丁卫军,中学高级教师,江苏通州市石港中学语文教师、校长办公室主任。首届全国中语教改新星,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南通市骨干教师,南通市名师培养对象,南通市教坛新秀,通州市学科带头人,通州市青年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南通市新课改初中语文中心组成员。先后主持或参与研究的国家、省、市级科研课题多项,构建的“整体感知、精段突破、比较迁移”初中语文阅读教学模式荣获全国优秀教改成果三等奖。近年发表论文、教案、随笔60余篇,主编、参编教学指导用书15种。《小丁教语文》由安徽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


 


问题回答


您最想对一线的青年语文教师说些什么?


面对这个纷繁浮华的社会,太多的诱惑使我们常常迷失了自我前行的方向。“我是谁,我该怎样做?我该做一个怎样的老师?”确实是需要我们青年教师思考的问题。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应该有一个“自我心象”,应该具备一种追求成功的心理,正如一个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一样,一个不想成为“名师”的教师也不能称其为好老师。也许我所做的并不敢自诩为成功,但一种“成功心理”始终催促我朝着这一方向努力,这也是我寻求自我发展的内在动力。


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们往往会形成一种懈怠心理,总以为自己的所学已经完全可以应付课堂教学所需。我以为,养成读书的习惯是我们教师最基本的职业要求。在这个知识爆炸和网络化的时代里,自觉学习尤为重要。只有不断获取新信息,补充新知识,吸收新理念,才能“与时俱进”,才能及时把握教学的最新动态,及时掌握一些新方法,渗透到课堂教学之中,激活教学活动。


 与此同时,结合所学理论和自己的课堂实践及时反思、修正,是提高自我的有效途径。很多的教学心得往往是在反思中形成的。无论哪一堂课,总有它的优点和缺憾。我们把这些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加以提升,常常会给我们极大的启发,有时就是极好的写作素材。到学生中去,倾听学生的听课心声,有时会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


“学习——实践——反思——写作”之路,也许这正是一个青年教师走向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您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20065月,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曹文轩先生来我校讲学。我带领学生们开展了“曹文轩纯美系列小说研讨”活动。读小说,写研讨报告,小组互动合作,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学生们形成2万多字的研讨文章,“研讨会”如期举行。学生们的文章让曹文轩先生十分感动,特撰文《读经典,写出 见心性的文字》来鼓励学生们。尽管这一活动遭到了一些质疑,但我想孩子们收获的不仅仅是读了曹先生的几本小说,写了几篇文章,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过程会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刻下历久弥新的印记,给予他们的灵魂永恒的滋养。(《绿洲》杂志2006年第2期登载了研讨会的全部作品。)


真情告白


语文教师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通过有效的阅读引领,培养更多的“读书人”,让更多的学生回到书桌前,走近经典,亲近大师,让书香浸润学生的灵魂,让华夏灿烂的文明得以真正的传承与发扬。这应该成为语文教师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