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超越知识的智慧

 


教育:超越知识的智慧


 


韩愈在《师说》中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有人把教师称为“教书匠”。我想,给予学生知识,是教师的天职,是教育的责任,这似乎无可厚非。但是,教育若仅仅停留于此的话,培养出的将会是怎样的人呢?也许这正是大多数教育工作者的困惑,也许这正是进行教育改革、进行课程改革的原因,因为目前的教育给我们的警示太多也太深刻了。


教育需要超越,超越简单的知识传授,超越固有的模式,超越已有的观念。


时代已经迈入21世纪,中国昂然进入WTO,许多活动必将适应新的规则,教育也不例外。


教育活动以单纯的知识传播和思想说教已经无法有效的唤起学生求学的欲望和激情。因为这样的教育使学生失去了个性,失去了自我,甚至于丧失了人格,学生简直成了知识的容器,又何来求知欲,又谈何激情和兴趣?


教育要超越知识,还需要什么?我想首先需要的是观念的开放,师道尊严在现实面前有时显得过于尴尬,现在的学生早已不屑于此,更需要的是平等是尊重。正如包国庆先生在《WTO:开放的文化冲击封闭的教育》中所提醒的那样:尊重学生不再是理论问题,而是尊重我们的服务对象,要像服务员尊重“顾客是上帝”那样尊重服务对象。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偏激,但又不乏真理。


再次,比知识更重要的机智,就是那种随时捕捉教学细节,激发学生学习激情,启发创新思维,凸现学生个性的智慧。


教师已经不象以前那样因为知识的富有而让学生产生景仰之情,因为知识的获得的渠道已经不象以前那样单一,课本以外的知识他并不比老师知道的慢,获得的渠道并不比老师少,有时我们教师知识的匮乏和陈旧让学生窃笑,我们教师不时地会因无知而汗颜窘迫。在学生面前摆一副胸脸孔已经奏效了。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再学习,让知识永远走在学生的前面,让自己有足够“能量”超越知识本身,让我们有一种教育的智慧,使我们有资格成为学生的“导师”。


牛津之所以是牛津,秘诀何在?加拿大幽默散文家兼大学教授斯蒂芬·利考克在《我见之牛津》中这样写道:我了解,这个秘诀的关键就在于导师的作用。学生所知道的一切——或者不如说同导师一起学到的……可是学生怎样做到这点,就有些难以理解了。有一位学生说:“我们到导师的房间去,他只是点燃烟斗,对我们闲聊。”另一位学生说:“我们围绕他坐下,他只是抽烟,同我们一起检查我们的作业。”从这些证据看来,牛津导师所做的就是召集几个学生,向他们喷烟。被系统的喷烟,喷了四年的学生,就变成了学者……利考克说,牛津并不急功近利,不追求眼见得到的“效率”。“他的导师,对他的学习和研究发生兴趣,就对他喷烟,直到在他心里点燃火苗。”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学生一切真正学到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讲,是靠他自己的智力积极活动,不是作为被动的听讲者而学到的。闲聊、喷烟其实就是一种对话,一种思想的碰撞,导师用智慧点燃了智慧之火。这里自然就有了创新。牛津这种导师制的教育是开放的,这种状态下的学生思维是活跃的,这种学习也是快乐的。其实,我们有时很纳闷,为什么课后思维敏捷、口齿伶俐的学生一到课堂上就反应迟钝,表达笨拙呢?可能缘于我们的框框、套套太多了。


时代呼唤一种全新的教育,课改呼唤教育的觉醒。教育需要超越,超越知识的智慧。


 

站在“引桥”上看风景——读冯卫东先生的新著《走在研究的引桥上》

站在“引桥”上看风景


 


——读冯卫东先生的新著《走在研究的引桥上》


 


卫东站在研究的“引桥”上看风景,卫东和他的研究本身就是一道风景……风景不能错过,站在“引桥”上的风景更不能错过。——蔡明


 


卫东先生的新著《走在研究的引桥上》出版了。他赠我一本,欣喜之间,一口气居然读完了,酣畅淋漓,回味无穷——“真是一本值得细细品味的好书!”这是我由衷的感叹。


说实在的,当下能让人一口气读完的教育科研著作是不多的。卫东先生作为南通市教育科研的领衔人物,按理说他的书也真应该有些“高深”的。可读完之后,给我的感觉正如肖川博士所言,“没有生拉硬扯,没有故作高深,有的只是鲜活,灵动与真切”,是一种“基于个人亲历亲为的言说,透着平实,真诚与智慧”。我喜欢这本书,并让我能一口气读完这本书是从喜欢书名和卫东先生那张笑容可掬的照片开始的。书名叫做“走在研究的引桥上”。卫东先生在《后记》中说,相对于自己最想栖身其中的学术或研究生活,我至多是走在这座“立交桥”的“引桥”上。他说,对于教育研究之“科学研究”,还“总觉得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抵达它的边际”,这自然是卫东先生的谦辞,但卫东先生搭建的这座引桥的的确确是教师走向教育科研“立交桥”的“引桥”。只要你打开目录,你便会不自觉地掉进这本书的情感“旋涡”之中。每一个标题都是那样鲜活而大气,张扬着一种跳跃的生命活力。正标题和副标题相得益彰,正标题充满着理性的思辩,副标题则简洁质朴,主题鲜明。玩味间,一如看到卫东先生憨厚、朴实、真诚的笑脸。


卫东先生是精于教育科研的。不仅在于他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和丰硕的成果,更在于他内在的理论积淀。可贵的是他把这种理论与实践融化在了一起。理论引领着实践,实践提升着理论,使得卫东能跳出教育科研之外,用哲人的眼光审视教育科研。这本书的22篇讲演稿无一例外地带着那种“草根”味的“现身说法”。


卫东是一个充满激情的“行者”,更是一位底蕴浑厚的“学者”。他尽管站得高,看得远,研究得透,但他没有居高临下的傲气,总是用一种平和的姿态,面对他的受众——来自一线的老师和校长;他也没有宏观的纯理论说教,总是从微观出发,从身边的教育故事中生成出深刻、精辟的教育哲理。卫东还是一个睿智的思考者。他了解一线教师的需要和长处,所以他总能在理论与实践操作之间拿捏到恰到好处,娓娓道来,给一线教师豁然开朗、柳暗花明的顿悟。读他的书,似乎看到他那憨厚、朴实、真诚的微笑,好像他就坐在你的面前给你手把手的指点。


我自诩是个做过多年教育科研的人,在读完本书后真有醍醐灌顶般的昭昭然,更为自己的所谓研究汗颜。也许有人说卫东先生不是什么大家,但是卫东的这种治学态度与精神还真的值得那些奔走于四方,游说于各地的大家们学习的。因为很多大家的理论太高深了,一线教师或许难以领悟其中的奥秘。不是说没有这个理解力,实在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高深理论离现实的教育、离教师所需要的、所要学的研究太远了。


这本书收录了卫东先生的22篇激情演讲词,真的,它“不是一部教育科研规范教程,却能在娓娓而谈中,引领你踏上研究的‘初程’。”


去读读吧,也许你的教育生活从此会呈现出另一番风景。


冯卫东简介:


    冯卫东,男,19661月生,江苏通州人。中学高级教师。现为南通市教学研究室副主任,南通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系江苏省教育学会理事,江苏省情境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南通市教育学会秘书长,南通市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教育科学组组长,南通大学兼职教授,南通高等师范学校学校学术委员。先后被评为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首批中青年科学技术带头人,江苏省教育科研先进个人,南通市学科带头人,南通市中青年创新创业领军人才等。在《中国教育报》、《教育参考》、《教师博览》、《课程  教材  教法》等报刊发表研究文章200多篇。论文多次获省“五四杯”等重要赛事一等奖。出版个人教育随笔集《幸福的“芭蕾步”》。现主持江苏省十一五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资助课题“李吉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