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丁峰:一路风景一路歌

一路风景一路歌

丁锋

 

从新联中学到育才中学,一路经过刘桥、石港和西亭,要坐公交392路到刘桥,从刘桥转291路到石港车站,然后等281路到金沙。这一路转车,有时要用上整整两个小时。那一路的站点,沿途的风景,伴着一首成长的慢歌,时时在我脑海中电影般重现。

闷在乡村十年,学生年代仅存的一点理想主义早已消磨殆尽,世俗的心理正一步步萎缩为世故的心态。三十岁,似乎已经能看得到五十岁的光景。2011年丁卫军老师“语文学习坊”创建,很意外地,我竟成为其中一员。彼时,我与丁老师仅仅是偶尔聊上两句的“网友”而已。也许从草根教师成长起来的特级教师丁卫军,更倾向于关注、成全农村青年教师成长的缘故吧。

2013年丁卫军名师工作室正式成立。一丝不苟的头发,相当正式的着装,亲和自然的谈吐,是丁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作为工作室的领头人,丁卫军老师更多是“一位把自己养在课堂、磨在课堂的实践者和思考者”。凡有活动,他必上公开课,从《背影》到《错过》再到《爱到无力》,不断探索,不断提升。他将自己思考、摸索、实践的过程完完全全呈现在工作室成员的面前,令人钦佩,给人鼓舞。醉心课堂,潜心思考,低调淡然,丁老师彰显出一个文化人应有的格调和追求。这对于浸淫世俗语境中的我们,既是一种提醒,又是一剂良药。

丁老师是南通市第一梯队的名师培养对象,也是省内外颇有影响的草根团队“苏语五人行”的成员,他的成长平台,也成为我们成员重要的学习资源。几年来,我们多次与南通名师导师团近距离接触,获益颇丰;多位成员与“苏语五人行”王益民、柳咏梅、刘恩樵、梁增红诸位名师现场切磋教艺、对话交流,迅速成长;大家都很敬重的郭志明副局长,多次活动全程参与,以身示范如何做人做事做学问。

丁老师注重学习交流,这种学习与交流,既存在于工作室内部成员之间,也在对外或外出参与的各种大型活动过程之中。此时,他既是一个引领者,又是一个组织者。大型活动往往千头万绪,有时准备工作就有数月之久,甘苦寸心知,丁老师总能安排得有条不紊,在细节中彰显活动的品质和品位。丁老师每次活动设计都有意识地为成员量身打造,锻炼、推出工作室成员,几年来,工作室每位成员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磨和洗礼。

20153月工作室举办简约语文·生态语文对话暨江苏省初中语文精品课展示活动,让我执教一堂写作指导的课。这是面向省内初语骨干教师的一次大型活动。这对在各级基本功比武、赛课活动中毫无斩获的我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丁老师这样安排,也许是一种冒险。从活动策划到课堂试教,一句真诚的慰勉,一个细节的修改,丁老师用他的信任和帮助,激励我,让我信心满满,促使我上出了一堂自己满意、同行认可写作指导课。

现实中的我们也许常常会被各种挫败感所笼罩,但在“丁卫军工作室”这个团队中我们有自我有自信有成长。丁卫军老师很能理解、体谅我们有时的“不到位”,也许在他心目中,宽松和谐的氛围比起军备竞赛式地完成任务要重要一些吧。佐藤学曾说最佳的学习环境是柔性生活空间,教师的专业成长环境大概也应如此。

在丁老师的鼓励下,我在这几年写出了多篇较有分量的教学论文,其中《2014年中考微写作试题分类品析》分上、下两篇分别发表于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旬刊)2014年第1011期,并被人大复印资料《初中语文教与学》转载。作为丁卫军工作室的成员,丁老师的教学实践自然也成为我研究和学习的内容,《言语研习:丁卫军阅读教学课例品析》一项成果在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专业发展汇报研讨活动(丁卫军专场)中作为微讲座专题汇报,文章也将刊发在全国中语会会刊《语文教学通讯》上。

丁老师曾为我分析专业发展的突破点,一是要上好课,二是要写大文章。参加工作室以来,我感觉在这两个方面得到了切切实实的帮助和发展。

从新联中学到育才中学,辗转如朝圣之路的五六十公里,几年来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这来来去去、明明灭灭的五年光阴里,“育才”,这所通州名校在另一个层面实至名归。她接纳了特级教师丁卫军,也成全了通州初中语文太多如我的青年教师。

哦,这一路永存的风景,这一路成长的歌。

(丁峰  通州区新联中学语文教师,通州区骨干教师,丁卫军工作室核心成员)

【原创】我和一群人一起奔跑

 我和一群人一起奔跑

 

回望我的专业成长之路,有两个平台推动了我的快速成长。第一个是成立于2001年的“通州区名师之路教育科研沙龙”,这是以培养通州名师为宗旨的团体。我作为其首批成员,在其中一呆就是四年,接受了比较正规的专业训练。第二个是成立于2006年的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它以打造南通突出、省内有影响、全国知名的名师为宗旨,采取导师负责制。作为第二期培养对象,我从2009年到现在差不多六年的时光,在其中研修磨练。我一个从电大走出的中文大专毕业生,一直坚守在农村讲台,何以能成长为江苏省特级教师,并有自己鲜明的教学主张?这就是团队研修的力量。无论是通州区名师之路教科研沙龙,还是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其实就是一个研修共同体。

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培养规划中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那就是带好一支队伍。我领衔的工作室早在2011年就开始酝酿,接受了第一批成员,全区80后初中语文基本功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到20139月正式举行成立仪式的时候,工作室成员增加了南通市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通州区学科带人和骨干教师以及学校骨干。20人的队伍形成了优势互补的态势,有的擅长实践经验丰富,有的理论水平精深,有的擅长教学展示,有的擅长写作表达,这样更有利于活动的开展,有利于相互启发,同时,也更有利于发挥工作室学校引领、区域辐射的作用。

我的专业成长经历告诉我,作为工作室的领衔人最重要的是对教育的真爱,甘心付出,关键在唤醒。做喜欢的事,才会真爱真投入。我是在前辈的真诚付出中不断成长的,是他们给我创造了机会,搭建了平台,我更应该像他们那样提携后辈。我深深懂得一个有热情有理想有思想有情怀的年轻教师的成长需要。我从这些渴望成长的年轻教师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我甘心尽我所能为他们的成长做点什么。

工作室里没有首席,作为领衔人我更多的是唤醒。雅斯贝尔斯说:教育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我所做的更多的是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唤醒他们内在的激情和潜能,尽最大的努力鼓励他们读书、思考、实践和总结。我的工作室有活动《章程》,也制定了《考核细则》,但是我很少用这些条条框框来约束他们。工作室的实训是“静、勤、精、进”,强调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要有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坚守;要有教学技艺精湛,学术精深的追求;更时刻要看到自己的不足,保有一颗进取之心。也许正是这样的室训,让团队成员时刻有了一种警醒之心,时刻有一种自我激发的恒心和不断坚持的韧性。

我的工作室坚持做好“五个一”工程:设计一节好课或整理一课实录;完成一篇高质量的课堂诊断(互诊或自诊);撰写一篇读书笔记或心得;发表一篇论文;共同完成一项课题研究。一学期的基本目标和任务,根据成员不同层次的学术荣誉,提出不同的要求。成员之间在相互提醒相互促进中抱团成长。在最近一批通州区、南通市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评选中,我的工作室成员多人次上榜。

无论是领衔人还是团队成员,更多的相互推动和智慧分享。我提出了“简约语文”的教学主张,江苏省“十二五”教育科研立项课题《初中语文简约课堂建构研究》成为了大家共同的研究项目。团队成员的智慧奉献,使我的简约语文更加丰富。

工作室的生命在活动,用高品位的活动成就高品质的团队。精心策划,活动才会有创意,才会精彩无限。活动的品位决定了活动的品质,品位在于创意。我努力让团队成员站在大家名师的肩膀上,站得高,看得远,视野提升了,眼界开阔了。“语文共生教学研讨活动”“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教学研讨会”“‘简约语文’‘生态语文’对话暨江苏省精品课展示活动”……这些“高规格”的活动,让那些往日在书本上、报刊上见到的名字,如今来到了教师们身边: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顾之川博士,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教授级高级教师黄厚江老师、蔡明老师,全国中语资深编辑、《新作文》执行主编张水鱼女士,江苏师范大学教授魏本亚……不仅真人来了,而且每次活动,我都会安排工作室成员上课,或者与名师同台献艺,或接受名家指点。

在与大家名师面对面中,团队成员收获了不仅仅是一节课一个报告的滋养,更是对教育对自身的专业发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来自通州区文山初中的沈建老师,一直在这所农村初中任教,让她没想到是,我居然安排她在“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教学研讨会”上执教难啃的作文课,她也没有想到活动之前的磨课居然让她与在全国语文优课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在全国中语界享有盛誉的徐杰老师同台亮相。也许,正是在这样的意想不到中,让她深深体会到上一节成功课是多么不易,更重要的是让她对课堂对语文多了一份敬畏之心,对自己的专业发展多了一份自信。活动的创意,就在于给成员们一种新的体验和认识。在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专业发展汇报(丁卫军专场)研讨活动时,我执教作家丁立梅的散文《爱到无力》,特意请来丁立梅女士,在公开课现场与学生互动交流。这一富有创意的策划,给团队成员教学思想的冲击巨大,对文本解读有了更新的认识。

教师专业成长史不应是一部苦难史。追求优秀,走向卓越之路一定是充满艰辛的。我的专业发展之路,一路跋涉一路歌。没有付出,怎会有收获?每一次活动,对工作室成员来说,就是一种磨练。磨炼、磨炼,正是这样流汗甚至是流泪的磨炼,才让这些年轻教师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受,也在这样的磨炼中看到自己的进步和成长。但是,进步与成长与艰辛相伴,进步与成长更应与快乐相随。通州区实验中学狄袁辉老师参与工作室活动后这样感叹:“对我们这些普通教师来说,这是一个不断接受更高期待、更大信任、更多关爱的过程,是一个大手牵小手走向更高的过程。这大手中有领导的指引和提携之手;有众多专家温暖而有力的扶助之手;有工作室导师和伙伴们的温馨和互助之手。我放心地牵着他们的手,努力地跟上他们的脚步,实现他们和我共同的愿望,因此幸运地进入了成长的轨道。”

读书是几乎每一个工作室规定动作。我和成员一起阅读,读什么?在我看来,可以分四类四个层次,一类是实时信息,主要是教育教学期刊,在这里获得新经验新理论新成果;第二类是名师课例,为提高教学技艺奠基;三是教育教学专著,不断夯实理论基础;第四类是哲学、美学著作,这是补底子的书。成员们根据自己的需要,相互荐读。比如读名师课例,我要求不是为我所用,而是要剖析名师经典课例里蕴含的教学机智,采取还原法,把名师教学实录还原成课件,还原成教学设计。这一过程不仅需要我们读懂名师课例,更需要融合我们自身的智慧。这样的阅读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被激发被点燃的过程,充满了发现的惊喜与快慰。走出去,领略外面的世界,让团队成员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我们去苏州参加全国三新作文研讨会,去郑州与河南省的特级教师、名师同课异构,在这样的行走中,收获进步与成长的喜悦。

我很幸运是在南通市通州区这块教育高地,工作室活动的蓬勃开展不仅得到了学校的支持,而且有着区域的推动。正因为如此,使得我的每一次活动,有了坚实的物质、人力保障。通州区教育局每年划拨5万元作为区级名师工作室活动经费,划拨10万元支持市级工作室开展工作。这在全国也许也是罕见的。从这里也可以窥见到南通教育走在全国前列的奥秘所在。

《新作文·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5年第3期辟专版聚焦我的工作室,全面展示工作室活动;2015813日,《中国教师报》“教师成长周刊”以《丁卫军工作室:让他们站在名师的肩膀上》整版报道我的工作室,在全国产生较大反响。值得高兴的是,在写作此文时,我已通过了南通市中青年名师工作室领衔人的评审,我的工作室即将升格为市级名师工作室。是啊,我们一群人为着心中的教育梦,奔跑在专业发展之路上。尽管我们还刚刚起步,路在脚下。我坚信:一个人可以跑得很快,但是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

 

【转帖】郝贵良:“养在课堂”里的写作教学有看头

“养在课堂”的写作教学有看头

——读《丁卫军教写作》

郝贵良

仲夏上旬,梅雨初歇,通州小丁的新作《丁卫军教写作》终于辗转到手了。抚摸着光洁的封面,行书“丁”的简约,繁体“衞”和“軍”的饱满与丰盈,让我自然联想到他“简约语文”的教学主张。

全书共分三部分,和他之前出版的《小丁教语文》一样,没有华丽的辞藻和刻意的修饰,没有艰涩的理论和高高在上的说教,有的只是“养在课堂”的邻家大哥快乐成长的娓娓叙说。他成为名师的秘诀,他作文回归本真的主张,他作文教学出彩的细节,阅后无不让人震撼,给人启迪。

第一部分“我的教育叙事”, 他用了很长篇幅,饱含深情地追忆了自己在专业成长过程中的关键人物和关键事件,笔下的教师生活真实而富有情趣。指导他初涉教学的实老师、教他脚踏实地做学问的师傅、引领他搞科研的导师、回信催他奋进的知名特级教师,乃至在《百家讲坛》上开启他教学新思路的于丹老师,都是他感恩的对象。他善于从自己的课堂实践中提取理性的精华,并把这种精华以感恩的心态回馈课堂。在且行且思的语文教学中,他始终以一个学习者、反思者和研究者的姿态前行,在安徽、湖南、山东、贵州、黑龙江和新疆等地执教公开课,用真实而富有建设的课堂教学诠释和发扬自己的“简约语文”。甚至在宝岛台湾,也留下自己学教语文的记忆。就像一个追梦的泳者,他以勤奋为桨,读万卷书,垫高自我修行的灵魂;以写作为帆,行万里路,享受教育行者的智慧。他抓住《语文教学通讯》这艘战舰,用朴实无华的文字和充满智慧的声音开启了语文教学之旅,把自己泅渡到“简约语文”的洪流里。

学生喜欢他,“小老师的作文课总是那样精彩,那样幽默,总是那样激情四射。”一线教师点评他,“丁老师的这堂作文课朴实而实用,巧妙而深入,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真正给了学生一个‘点石成金’的指头。”著名特级教师推荐他,“丁卫军老师积极发挥自身的专业引领作用,团结了一批江苏省内的中青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打造了一个‘煮酒论语文’的研讨平台”。受益面广了,赞誉声多了,“通州小丁”因此走出江苏南通,步入全国,专著《丁卫军教写作》也被列入全国语文名师教学文库。该文库通过解析这些活跃在课改一线的语文教学界领军人物及其文字,从而全方位展示他们深邃的语文教育思想、独特的语文教学风格,是“名师讲语文”丛书所在的“语文名师出版工程”的二期工程。

第二部分“我的教育主张”。小老师的写作教学课堂秉承了他倡导和践行的“简约语文”主张。“简约语文”不简单,他删繁就简,化难为易,让写作教学变得简且精,约且丰。为此,他建立了自己的写作教学序列,对学生循序渐进的螺旋式训练提出了“三格”:“入格”、“出格”和“升格”。言为心声,他的写作教学主张“回归生活、回归心灵、回归常识”,让笔下的生活从“有意思”走向“有意义”,让学生的写作焕发出理性之光,这种拥有情趣、意趣和理趣之光的作文是他写作教学的整体追求,也是我多年从事散文写作的不二选择。

一个教师能主动为写作教学“打枝”,他的学生在写作上收到“少枝多果”那是必然的。我听过小老师好几节作文课,为了打开学生思路,他喜欢搞即时访谈,面对面咨询,他的幽默和智慧让那些枯燥乏味的作文教学课充满灵性和激情。再差的学生经过他的点拨,都会愚钝洞开,有话可说,有事可写,有情要抒。再不会教作文的老师听过的作文教学课,都能学到新鲜而实用的几斧头。他的下水作文写得很美,《阿四》《野芹菜》《电话的允诺》等文章都是我喜欢的。我喜欢听他在作文课上朗读自己的下水作文,他朗读的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撇下教育研究去写作,“通州小丁”一定能写出许多充满乡土气息的优美散文。

第三部分“我的教学实录”。教无定法,学无定方,但教有千方,学有优法。跟课文学写作,小老师绝对是个高手。翻看书中收录的9篇课堂实录,字字珠玑,篇篇精彩。他立足课文,把文本的空间加以拓展和延伸,有效开发成有利学生写作的生活化的语文,大胆实现由“教”教材向“用”教材的转化。他甚至把自己“养在课本”里,将不同体裁课文中的精彩片段总结成不同类型的“微写作”模板,让学生从实际生活入手,通过强化仿写训练,丰满“微写作”模板上的内容。他善于抓住生活的细节,开展的读写活动能顺势挖掘学生的主体性和创造性,哪怕是一次签名售书报告会,被他信手拈来,都能作为激发学生写作热情的题材。在《曹文轩系列小说读写展示》中,他引领全班59位同学开展了一次纯美的精神之旅,与大师对话,与经典对话,写出了两万多“见心性的文字”。厚积而薄发,小老师一直在用写日记引领学生进行精神长跑,我案头上散发出浓郁墨香的《墨澜》,就是他收集201212班学生的专刊。学生读、摘、写,教师改、评、荐,师生两年磨一剑,以另一种形式实录并展示了一种完整而真实的语文生活,展示了一种完整而扎实的语文教学过程,展示了一种完整而富有特色的原生态作文教学成果。

一口气看完全书,封二勒口上小丁老师的照片在手中突然跳出来。他的眼睛是小的,用他儿子丁一的话说,“一双小眼睛,一笑就会眯成一条线。”他的眼界却是开阔的,面对当今写作教学普遍存在重结果、轻过程的虚假写作现象,他反思中考作文中出现的五大硬伤,对走向浮华的应试作文很早就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等中文核心期刊上提出“警惕”。他强调学生作文要突显人物个性,视野要关注大时代的社会生活,弘扬正能量。他着眼于“简约语文”,课堂上展示的却是宏大而丰富的语文世界,“大道至简,真水无香”,他的简约已经有效成为语文教学的本色回归。 

“作文教学应该是一个真实而完整的过程性活动,我要努力让写作的过程看得见。”掩卷长思,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这是一个把自己“养在课堂、磨在课堂”的实践者、思想者的倾情奉献。

 

(郝贵良,笔名被雨淋湿的河,70后双鱼座,江西乐安人。大学毕业作为紧缺专业人才引进到江苏南通。中学高级教师,南通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回家的火车》。现供职于通州区教育局。)

 

【原创】2015我的大事记

2015年我的大事记

 

20151227日,苏派作文教学研究中心在南京成立,受聘担任研究中心副主任。这是一个新的平台,也是一份责任和使命。

http://www.jsenews.com/news/yw/201512/t2594683.shtml

 

20151111日—25日,参加了南通市名师培养对象高级研修班,成就了一次加拿大之行,15天的学习,收获满满。

20151028日成功举办“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专业发展汇报(丁卫军专场)研讨活动”。年底,22万字专著《简约语文课堂——走向内在的丰富和诗意》由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我专业发展之路上的两件大事,也是我的新起点开始。http://jyj.nantong.gov.cn/art/2015/11/2/art_41147_1984059.html专家们睿智的点评和热忱的鼓舞,给了我前行的动力。

 

20151216日,《教育时报》头版以《我和一群人一起奔跑》为题发表了我关于工作室活动的自述。http://jysb.shuren100.com/2015-12/16/content_48687.html

201511月,工作室通过评审,进入第二批“南通市中青年名师工作室”之列。

2015813日,《中国教师报》“教师成长周刊”以《丁卫军工作室:让他们站在名师的肩膀上》向全国推介我的工作室,同时刊发团队成员丁峰老师的文章《至简丁卫军》。http://paper.chinateacher.com.cn/zgjsb/html/2015-08/12/content_98474.htm

20153月,《新作文·中学作文教学研究》在活动专栏推出我的工作室“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教学研讨会”专题,在封二展示了工作室的活动风采。

20153月,我的工作室成功主办了“‘简约语文’‘生态语文’对话暨江苏省初中语文精品课堂展示活动”,见证了江苏省初中语文名师成长共同体在我校成立。http://www.tzjy.gov.cn/article/2015-3-23/article8_29069.html

 

2015年,伴着“苏语五人行”快乐成长。49日代表“苏语五人行”参加中国教育学会中语专委会2015年工作会议,做了题为《在行走中共同成长》的发言;81日—5日远赴云南景东县开展暑期公益助教活动。513日《中国教师报》头版以《苏语五人行:散步在语文的田野》为题报道团队的成长。12月“苏语五人行”入选《教师月刊》“年度教师”。

http://paper.chinateacher.com.cn/zgjsb/html/2015-05/13/content_96911.htm

 

2015125日第11届全国中小学文化作文与文化教学课堂大赛暨《背影》诞生90周年同课异构高峰论坛在重庆璧山区璧山中学举行,和著名特级教师韩军、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潘庆玉先生等12人同课异构《背影》,荣获特等奖。http://www.tzjy.gov.cn/article/2015-12-8/article8_33758.html

201510月在山东泰安参加了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专委会指导,全国校园文学研究会举办的“第二届全国文学课堂教学展评”活动,执教《皇帝的新装》获评委会特别奖,应邀117日在西安举行的“第五届全国校园文学高峰论坛”上展示,获得“全国文学教育名师”称号。

http://www.tzjy.gov.cn/article/2015-10-21/article8_31902.html

两次赛课的经历,是一种挑战,是一种历练,也是一种成全,让教育人生更加的丰满。

 

20158月,荣登《语文教学通讯(学术刊)》“封面人物”,这是继20073月之后的第二次成为《语文教学通讯》“封面人物”。感谢语通对我的提携与厚爱。

 

20156月完成了育才中学初三(12)班教学任务,中考算是交出了较为满意的答卷,编辑了校刊《墨澜·育才中学201212班专刊》。两年半的相处,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是一次美丽的相遇。2015年秋接任初一(15)班语文教学,将与51个孩子相伴而行。

2015年先后在山东青岛,河南郑州、洛阳,湖南长沙,江苏常州、徐州、无锡,浙江长兴,安徽合肥,江苏师大等地上课报告;和通州姜灶中学、南通小海中学、海门能仁中学、如皋东城中学的老师们分享我的课堂和研究成果;与江阴市的青年名师同备《孔乙己》《父母的心》;为安徽天长市的老师执教《错过》,为福建福鼎市的名师代表团讲我工作室的故事;与通州新入职教师畅谈为师之道,与通州的“十二五”课题主持人研讨课题,与石港中学初三学生聊中考作文;开发出《从23分到32分——作文升格训练》《蔚蓝的王国》《爱到无力》等新课,《让写作教学看得见》《走向好课》等专题讲座。

2015年,《教育,请走进学生的心灵》《对话教学:也是一种教学方法》分别发表于《初中教学研究》第2期、第3期;《社戏:一篇布满矛盾的作品——鲁迅<社戏>教学实录》发表于《语文知识》第8期;《让写作教学看得见》发表于《新作文·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第3期。

链接

2007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07/200711891038.html

2008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09/200914202829.html

2009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09/20091227141437.html

2010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193547.html

2011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22685834.html

2012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2231443.html

2013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2308483.html

2014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2154926.html

【消息】名师培养对象丁卫军专业发展汇报研讨活动圆满成功

名师培养对象丁卫军专业发展汇报研讨活动圆满成功

20151028,南通市名师培养导师团和通州区教育局主办、育才中学承办的我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专业发展汇报研讨活动(丁卫军专场)获得圆满成功。

丁卫军,通州区育才中学初中语文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自2009年被遴选为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以来,一直致力于“简约语文”的教学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专著《走向内在的丰富和诗意——简约语文课堂》即将由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出版。

开幕式由导师团副团长何广余先生主持。江苏省教学研究室教研员朱芒芒,语文出版社策划编辑、《名师成长研究》编辑部主任刘立峰,浙江海洋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教师培训中心主任、教授段双全等语文教育研究专家,著名作家丁立梅女士,导师团团部人员、文科组导师,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中学文科组成员等出席,育才中学杨建副校长致欢迎辞,通州区体育局局长、教育局副局长严鼎生、南通市教育科学研究中心陈杰主任、导师团副团长汪乾荣先生先后讲话。

丁卫军老师在“简约语文”课堂教学展示中,执教了初一语文《爱到无力》,课文作者丁立梅女士在课上与师生们进行了亲切交流。丁卫军团队成员宣卫东、吴青松、邱伟伟三位老师分别执教了初一语文《斜塔上的实验》和《三峡》、初二语文《父母的心》公开课。

丁卫军“简约语文”研讨会由通州区教育局副局长、导师团导师郭志明同志主持。丁卫军作了题为《简约:一种教学追求》的主题报告,丁卫军团队成员季勇、蔡果、丁锋、狄袁辉、潘晓露老师分别作了关于“简约语文”的微讲座。朱芒芒、段双全、王学东、严清、曹津源、陈友明、李凤等语文教育专家先后作了精彩的研讨发言。专家们一致认为,丁卫军老师的教学主张渐趋成熟,展示成果丰富多彩,团队打造成效显著,研究问题畅所欲言。丁卫军老师的专业发展之路是坚持、坚守、坚强之路,博学、博取、博约之路,共振、共生、共荣之路。丁卫军老师专业发展汇报研讨活动的圆满成功,启示大家,教学主张的提出与打磨要有一个执着坚守的过程;教学主张走向完善并发挥作用,内驱是动力,外力的优化是加速器;教学主张的实施要根植课堂,花开讲台,最终要普惠于学生。

参加本次活动还有通州区初中语文教师150余人。代表们还观看了丁卫军专业发展成果视频《在路上》。活动期间,导师团副团长汪乾荣先生接受了通州区电视台记着采访。

【原创】小丁课堂进行时:又教《安恩和奶牛》

又教《安恩和奶牛》

又教《安恩和奶牛》。在朗读中体悟人物心理。孩子们对“它是不卖了。”“它不卖的!”的琢磨,很有意思。俞费轩对“它不卖的!”的断句,一下子让这句话活起来了。还有孩子提出,这句话一定要读得咬牙切齿吗?声音不可以轻轻的吗?轻轻地读,更能表现对这个家伙的不屑,漫不经心。句子的形式变化,第二句少了一个“是”,第一句是句号,第二句是叹号。聚焦语用,在当下语文教学的课堂里需要强化。

这个时候的安恩是怎么想的呢?你可以想象着描摹一下安恩的心理活动。人物的动作、神态是人物内心的关照。人物描写的这些方法不仅仅是术语,让学生的自我感悟中领悟。语文知识随文渗透,打通读写,读写共生,在教学的细节里,家常课里慢慢地和孩子们玩。

孩子们描写的安恩心理:

    1.这个屠夫竟然这么粗鲁地对我的奶牛,我才不愿理他呢。如果把我的宝贝奶牛卖给他,指不定要遭受多么残暴地对待呢,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卖的!

    2.这个屠夫如此的粗暴,我怎么能这样轻易的把牛交给他呢!他万一把我的这头牛给杀了怎么办啊!再说了,我又不是来卖牛的!”

     3.这个人怎么如此粗暴,衣着如此的血腥,他如果要是真的买到我的奶牛,那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何况我又不是来卖奶牛的,快让他走开吧!(季可欣)

     4.啊!他竟然这样对待我的牛,太可恶了。

     5.如果我把奶牛卖给这样一个粗鲁的人,不是让我奶牛受罪吗?(徐淑文)

     6.这个人真讨厌,我才不要理你,快点走,走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戴校芳)

     7.这个屠夫太粗鲁,太凶残了。面对动物没有一点点的怜爱之情,竟这样对待我的奶牛,真希望他赶快走,离我们越远越好。更何况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卖它。(朱陈熠)

     8.这个人真讨厌啊!太凶残了,对动物没有一点怜爱之心,他竟然这样对我的奶牛,真想让他快点离开这里,我不想理他这种粗鲁的人!看呀,他那血迹斑驳的罩衫,不知道屠杀了多少生命。(陈丁骁)

 

9.是一个讨厌的家伙,可真是没有礼貌,居然这么对待我的牛儿。当看不见我这个主人吗?就这么一个粗鲁、凶残的家伙,还指望我将奶牛卖给他,做梦去吧!他那根丑陋的藤仗可真是碍眼,看见就让我恶心,快带着他那根藤仗走开吧,真不想看见他。(樊响)

     10.这个屠夫真讨厌,还用藤杖敲我奶牛的角,让牛儿受了疼,这个屠夫啊我不欢迎你,快点走吧!这头奶牛不卖!

    11.屠夫,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奶牛,我的奶牛会被吓着的,你穿的衣服血迹斑驳,肯定是个凶残的人,我怎么可能把奶牛卖给你!

   12.这个屠夫真是不礼貌,讨厌,竟用藤杖敲我的奶牛。如果我真的是来卖牛的,也不会卖给这样的人,快点让他走吧! (倪天)

    13.这个屠夫太粗鲁了,还用藤杖敲我母牛的角,把我的牛都弄疼了,看看他续集斑驳的罩衫,快点打发他走吧,让他死了这条心,否则我这头母牛就要受折磨了,不想看到他了。

 

 

 

【原创】对话,也是一种教学方法

对话:也是一种教学方法

——研读杨正奎老师《窗》教学实录

 

多年前听过杨正奎老师的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和他聊课可能因为大家都比较年轻,他还没有自己鲜明的教学追求。这两年,杨正奎老师关注到新课改的核心理念之一的对话,而且在思考中实践,颇有见地地指出:对话不仅是一种理念,也是一种教学方法。杨老师执教的澳大利亚作家泰格特的《窗》,很好地诠释了他对“对话”的思考与实践。

一、杨老师的《窗》告诉我们对话须要确定一个恰当的起点。教学的起点决定教学的方向,对话的起点决定对话的方向。观察一节课的起点,主要是看执教者设定了怎么样的教学目标。杨老师教学《窗》设定了三个下目标:一是速读文章,感知情节的意外;二是朗读品味,体会人性的变化;三是理解写法,探究文章的主题。这几个目标看,杨老师的对话教学聚焦文本,关注文本的体式特点。小小说《窗》最大的特点就在“出人意料,情理之中”欧·亨利式的结尾。杨正奎老师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聚焦成本节课的“课眼”。看杨老师的起课阶段的对话,似乎是零星的碎问碎答,就在不经意间,杨老师用“我特别想知道,同学们读完这篇小说,最让你震撼的或者说最出乎你意料的是那一句话?”这一问题,提挈了本课,对话围绕“意外”展开,也在探寻结尾“意外”的深意中结束。整个对话过程,杨老师聚焦文本,聚焦设定的目标,没有旁逸斜出的资料穿插,与学生紧扣文本展开对话。

伽达默尔说:对话就其本质来说是不可指示,不可预设的,其内容其成果都是在对话过程中生成的,不受对话主体所控制和引导,因为真正的对话只能由对话本身推动,对话主体只是“陷入”其中而已。语文教育虽不是完全的对话,但必须是对话性的。

显然教学语境中的对话具有特殊性,王尚文先生也指出:教学中的对话不是一般的对话,而是具有某种引导性、目标性甚至控制性的对话。

从这个意义上说,杨老师把握住了对话教学的基本属性,设定适切的教学起点,有了一个清晰的、具体的教学目标为对话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把准了方向。

二、杨老师的《窗》告诉我们对话须要聚焦一个明晰的着力点。小说的着力点是什么,通过人物形象的剖析来完成对主题的把握。杨老师毫不例外地抓住了这一点。杨老师通过细读“窗外的世界”,感受靠窗病人的“人性之美”,通过细读“窗内的世界”,体会远窗病人的“人性之变”,通过这样的铺垫,最后细读文章结尾,探寻作品的主题。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杨老师的着力点在人物,而不是架空的贴标签。完成对人物的细读,其抓手是什么?是品味语言。

学习语言是语文学习的重点,也是对话展开的切入口和抓手。杨老师的可贵之处在于把握住了“这一篇”的语言特点,引导学生去细细玩味。要真正读懂一篇小小说,重要的落点就在于能解码语言。在细读远窗病人的“人性之变”这一板块中,杨老师提醒学生关注作者的遣词造句,一个 “为什么”,一个“偏”,一个“凭什么”……让学生去朗读,去想象,去换位,一步步引导学生感受到远窗病人人性扭曲的过程,达成对人物形象的把握。从这些教学细节中,我们可以看到课外的功底和功夫。没有教者对“这一类”文本的准确把握,没有教者对文本解读的精深与独到,没有教者对语言密码的精细洞察,怎会有课堂对话智慧生成的精彩呢?这一节课中最为精彩之处就在于教者与学生在文字中字斟句酌得其深意。这是当下很多课堂所不见的。

三、杨老师的《窗》告诉我们对话须要教者机智的引导。新一轮课程改革强调凸显学生主体的地位,但并没有否定教师的主导地位。教学语境中的对话是不可避免地“具有某种引导性、目标性甚至控制性”。当下的很多语文课堂,打着新课改的幌子,弱化了教师的地位,甚至将教师边缘化了。杨老师的这一节《窗》,很好地发挥了教者作为对话的组织者、引导者的作用。

导在相机激活学生的思维。他的一句“在说这些时,他可能会想起怎样的情景呢?”一下子打开了学生想象的空间,让近窗病人描绘的画面里有了“我”的存在,也一下子打通了“我”与近窗病人之间的心灵通道,感受到了近窗病人的人性之美。课堂因此摇曳多姿,充满着生命的活力。

导在适时给学生一个支架,教给学生走进人物内心的路径。“你能结合这三句话,分析一下他心态变化的过程吗”“好一个‘为什么’,好一个‘凭什么’。你能读出其中的不同来吗”这样的提醒,让学生知道在比较三句话中把握人物心态变化的过程;这样的提示,告诉学生读出“为什么”和“凭什么”的差异就可以看到人物心灵的扭曲程度。

导在及时纠正学生的误读,让对话走向深入与多维。看下面一组师生对话:

生:我还想再谈谈这篇文章。文章可能还不仅仅是对人性中嫉妒的叙述,还可能揭露了人性可悲感。如果站在靠近窗户的病人的角度来说的话,我做了好事,可最后却被不靠窗的病人间接的害死。这就显示了人性的可悲。

师:你是站在靠近窗户的病人没被帮助的角度看到了人性的可悲。如果从另外的角度看,我们还能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学生对近窗病人的悲剧结局很容易产生理解上的偏差,在这里对文本出现误读带有一定的普遍性。杨老师没有让它“滑”过去,而是捕捉了对话新的生成点,启发学生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由此引导学生走进文本的深处,我们也因此看到了学生精彩的应答,学生的互读对话中一方面澄明错误的理解,一方面强化了对小说主题理解的深刻与多维。

杨老师追求“对话”的语文课堂,课堂呈现出别一样的韵味。我想是因为他心中有语文课程,心中有文本,心中有学生。对这些语文教学基本元素的尊重,构成了杨正奎老师的别样“对话”语文课堂。

【原创】一篇旧文致母亲

                 野芹菜

                                  

母亲来了,依旧是我熟悉的微笑,用宽大粗糙的手捋了捋我的头发,仍是那句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怎就不长肉?”母亲为我无端的消瘦耿耿于怀。母亲从挂蓝里提出一个塑料袋:“小子,看娘给你带什么来了?”我接过来一看,禁不住叫出来——“野芹菜,野芹菜,……”绿绿的、嫩生生的野芹菜,母亲把它收拾得干干净净、齐齐整整……

野芹菜可以吃,而且味美,留给我最深的记忆还是在我读初三那会儿,一晃已过去二十了。

读初三,我住校,须一个月回家一次。对寄宿生来说,怕没有比回家更兴奋的了。我们那时比不上现在的孩子,回家可以看电视,有很多的美味等着。母亲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父亲在一家小集体单位上班,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根本没有能力供两个孩子上学的。可母亲固执地坚持要我和哥读书,而且要我们把高中读完。在那时的农村,母亲的做法几乎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每次回家,母亲总要张罗着,努力地为我们改善一下生活。其实母亲能做的顶多也只是在家常菜里多放上点油,加炒俩鸡蛋,最奢侈的莫过于母亲钓得的几条鲜鱼了。母亲聪明能干,她常常变着法子把家常菜做得味美可口。

有一次回家,母亲神秘地对我说:“娘今天做一个好菜给你尝尝!”莫不是母亲又钓上什么大鱼了?未曾想母亲捧出的却是一把乱蓬蓬的“野菜”,青青绿绿的。母亲一根根掐掉毛绒绒的根,去掉叶子,只留下细细嫩嫩、微微泛着红色的茎。母亲望着蹲在一旁的我微笑着,麻利地忙乎着。洗净、剁成寸把长,然后割一把韭菜,洗净,也剁成寸把长,再摊上些蛋皮。母亲兴致勃勃,满脸汗水。一盆散发着浓郁清香的炒菜端上桌,母亲才笑着说:“这是野芹菜,味儿不错的。”夹起一筷子放在我的碗里。我嚼上一口,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香甜,沁入心脾。母亲见我狼吞虎咽的样子,那双大眼睛笑弯了,满脸荡漾着欣喜和快慰,习惯地捋了捋我的头发。

二十年过去了,母亲年老了,但母亲灿烂的笑容和野芹菜的清香一直烙在我的心头,弥散在我的心田里,成为我永恒的感动。

【原创】让写作教学看得见

让写作教学看得见

我以为,作文教学应该是一个真实而完整的过程性活动。真实,是指作文教学要符合学生的实际需要,符合语文课程的基本目标,要符合作文教学的一般规律;真实还强调作文的教与学要我们师生扎扎实实去真做,杜绝作文教学的虚假现象。完整,是指作文教学的两个主体——教师和学生必须一同参与写作活动的全程。事实上,目前的作文教学是两个半拉子工程,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之间是脱节的,似乎教师的任务就是命题和批阅,学生的任务就是写作。过程性,是强调作文教学是这一完整活动,既要关注其起点,也要关注其终点,更要重视中间的这一过程。这样的过程,是看得见的教的过程,也是看得见的学的过程。宏观地说,教师要树立作文教学的完整的课程意识,从计划的制订、内容的选择,到实施的推进、评价的构建,形成完整的教学体系。

    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教学研讨活动,是以常态化的作文教学为研讨起点的,所呈现的三节课带有鲜明的常态特质。用常态课作为写作课堂研究的范本,更有其针对性,更能帮助一线教师解决实际问题,促使其反思和审议自身的日常教学。

问题一:好作文是老师教出来的吗?

    这一问题背后的潜台词是,作文不可教。莫言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这样的论调似乎找到了铁一般的论据。作文真不可教吗?我以为,不可教只是部分教师在作文教学上不作为的一种托词罢了。沈健老师追求选材的境界,潘晓露老师指导学生观察和描写景物的特点这样家常味很浓厚的课,告诉我们作文不仅可教,而且大有可为。

    我们班级的常态是怎样的呢?大多数班级的学生作文能力呈两头尖的情形:有这么几个总是很优秀,我以为不仅不需要你教,反而更需要你去欣赏的;有那么一些是压根儿就不会写,不具备基本的文字表达能力;剩下的呢,会写,但写得不够好。这样,我们的着力点就在帮助那些会写,写得不够好的学生作文能力的提升,让那些不会写的学生,逐步会写,写得像个作文,能完整表达。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文教学的目标不是培养作家;我们的任务是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帮助学生掌握一定的写作知识,通过训练帮助他们形成一定的写作能力,养成一定的写作习惯。

    从班级常态构成的角度去把握,《语文课程标准》中所规定的教学要求和基本任务中哪些是可教的,哪些是不可教的。比如说,潘晓露老师关于景物特征的描写这一课题,写景的基本方法、写景的基本顺序等是可以让学生找到一些规律的,在规律的指导下去尝试,去训练,有很明显的、看得见的效果。沈健老师更多的是从技法的角度和学生一起探讨新的路径,通过梳理,把那些似是而非,看似模糊的选材求新的方法变得可感可行了。

    从学生作文的现实去分析,学生日常作文中所暴露的问题也许具有特殊性,但是我们通过梳理,解决个别的特殊问题带有普遍的意义。在梳理中,我们可以形成有教学价值的话题,构成作文教学的专题。

问题二:这样的表达是这一堂课老师教出来的吗?

    像大多数作文公开课一样,在潘晓露老师上课结束后,很多老师心生疑惑,学生如此精彩的表达是这一堂课老师教出来的吗?客观地说,学生这样的表达不全是这一课的作用使然,倘若认为就是这一课的作用的话,那自然也是不科学的,也是不符合一般教学规律的。认为完全与这一课无关的人,显然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潘老师围绕景中有物、景中有序、景中有情的序列,展开教学,尤其是从词到句到段的训练中,学生写景的轨迹得以显性化了,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学生的写作过程。学生在这一过程中,很显然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原有的学习积累、阅读积累,把已经积累下来的遣词造句的经验活化活用到课堂的片段写作中,小组合作完成,生生之间相互启发,智慧共享,达成了表达的共生。

    学生的精彩表达不是这一节课的作用,那么如果这样的课堂形成序列,形成话题链,形成训练链,学生的写作能力,表达能力会是怎样的呢?着力于写作的过程性设计,我以为是提高学生作文能力的关键点之一。

    另一个问题是,很多教师常常苦恼作文教学无教材,无序列,甚至抱怨课程专家和教材编写专家的不作为。我要问的是,作文教学有了教材,有了序列,又怎样呢?难道有了教材,有了序列,作文教学就会有新的大的突破吗?我依旧持怀疑态度。作文教学是一个私活,不仅是说作文是学生个性化活动,是学生生活现实的自我内心关照,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我们教者对作文教学的理解、作文教学的行为也是个性化的,也是与这个教师的学养与这个教师的教艺,甚至与这个教师的性格特点密切相关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倡导构建自己的与学情相匹配的作文教学体系,形成自己的作文教学序列。构建自己的作文教学体系和序列,需要我们教师立足课堂,立足学情,立足课程开展创造性的研究和思考。

问题三:这样教会不会影响学生个性的发展?

    从沈健老师和潘晓露老师的两节课中,我们又会生发出一个问题:学生作文千篇一律,学生作文言语表达如出一辙,这样的弊病是不是因为这样的训练形成的呢?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有了体系和序列是不是会固化学生的思维,同化学生的表达,影响和破坏学生作文的个性发展?凡此种种的争论与争鸣,一直没有停止。

    语文教学的三难说,学生学习语文的三怕说一直难以突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过于拔高学生的主体地位,边缘化了教师的主导地位,弱化了作文教学活动的作用。似乎序列化作文训练就是不符合学生主体说,就是不尊重学生的个体发展,就是违背了新课改的新观点的。事实是,就作文教学而言,说得严重点,真正敢于探索,愿意创新,勇于尝试的人太少了。似乎一凸显学生主体了,学生自由写作了;似乎一尊重个性发展了,学生放胆写作了;似乎一贴上新课改的标签,学生就新概念写作了,作文教学效率就提高了,学生的写作素养就养成了。我不否定自由作文、放胆作文、新概念作文对培养写作个性上的积极作用,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样的自由写作、放胆写作、新概念写作,没有有效的系统化训练、序列化训练,是难以获得大面积写作水平的提升的。在一次课题研讨活动中,我有机会把自己的作文教学体系——入格、出格、升格序列(见拙作《丁卫军教写作》文心出版社)向温儒敏教授汇报。温先生提醒广大一线教师,作文教学需要更多的教师去探索,能做一点做一点,慢慢往前走。我们需要怀疑的精神,需要批判的精神,但是我们更欣赏在质疑中思考突破的路径,在批判中建设新体系。

    发展学生的写作个性是我们作文教学的目标。但是,我们相信,个性发展必须有一个丰实的基础,那就是需要作文常识的夯实。在大部分入格的基础上,鼓励出格,形成个性,实现升格,走向优秀。

问题四:我们怎样实现读写结合,真正用好课文资源?

    特级教师孙艳用一节《〈呼兰河传〉导读导写》课,让我们看到了经典课文所蕴藏的巨大写作资源,看到了一线教师用课文教写作的机智选择,启发我们教师在课文中搭建支架,让学生登上写作的高度。新作文杂志社《中学作文教学研究》推出的《跟着课文学写作》专辑(见本刊20147&8期专辑)做了前瞻性的引领。课文是一个巨大的宝矿,那是经典文本独具的魅力,它在文章的结构建构,故事叙述,情感铺陈,言语表达形式等等方面给我们写作的引领。我们教师可以从微观视角去挖掘,结合学生作文中存在的问题,去品去赏,形成话题,设计仿写微写作训练序列。

    课本这座富矿就写作训练可用的要件还有很多,路径还有很多,值得共同探讨。尤其是如何利用课文,通过阅读设计好通向写作的支架值得   研究。

    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研讨活动生发的问题当然有很多,但是我们思考这些问题,回应这些问题,不是简单的求新,我们必须警醒的是在另辟新路的时候,必须守住作文教学的常识,甚至有的创新之路,还要回归到作文的原点去反思去审议,这样才能更好地达成张水鱼主编倡导的作文需要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