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名师即成长[李学农]

《把人的教育写在旗帜上》序言:


名师即成长


             [李学农]


    “名师”正在成为当今时代教育界的流行语。如果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的名师们,能够像影视界或其它行业的名人一样,成为社会的聚焦点,拥有大量的“粉丝”(fans),这肯定是教师的“福音”,教育界的“福音”,更是社会的“福音”。如果“名师”即意味着学生的福祉,那么这样的名师实在是多多益善。从这个意义上讲,教师本来就应当“有名”,做教师即要做“名师”,也是顺理成章的。


    名师何以有名,又何以成名?这个问题最好让名师来回答。但是,以江苏名师为研究对象的《把人的教育写在旗帜上》一书的作者偏偏要我这样一个普通教师来回答,多少让人感到“别有用心”。但我真的乐意回答这个问题,乐意把这个问题当作语文老师布置学生课后完成的“研究性课题”来认真思考。谁叫我做教师教育工作呢?谁让我的身份是教师教育者呢?如果我不懂得名师,不懂得名师何以成长,我们这些教师教育者还有什么资格以“教师的教师”自命呢?好在书中介绍的每一位江苏省的中学语文名师成长个案,足以让我充分享用。有他们的成长案例在,何愁完成这份作业呢?


    《把人的教育写在旗帜上》是吕达教授(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学分会理事长、全国教师教育学会常务理事、教育部课程教材研究所原常务副所长兼《课程•教材•教法》主编、博士生导师)主编的《名师成长研究丛书》中的一本。把该丛书名翻用一下,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命题:“名师即成长”。


    如果我们认真地将《把人的教育写在旗帜上》这本书所收录的12位语文名师的案例通读一遍,就会发现名师并不是按照某种特殊“配方”调制出来的,而是在教育实践的沃土中“成长”起来的。成长意味着某种“过程”,普通教师要成为“名师”,“过程”不可或缺。名师必然有成为名师的经历。这里的“成长”,不是自然地“生长”,而是自主地或主动地发展。“成长”可以理解为,在个人“成就”动机的推动下向着成功发展。


    王栋生老师“不跪着教书”——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即便在石缝中也要顽强地站立起来、生长起来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站直了”身子的过程。


    王军老师把教书看成是自己生命的“源泉”所在、目的所在——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视为生命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把教学的要素融进自己生命的过程。


    孙汉洲老师把教书看成是“勤奋劳作”的过程——我们看到是一位教育了别人、同时也教育了自己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把教育别人同教育自己结合在一起的过程。


    秦志强老师把教书看作“诗意人生”——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美的创造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追求美的过程。


    徐思源老师把教书看作同学生“平等对话”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同学生进行交流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与自己的学生一路同行的过程。


    唐江澎老师把教书看作“心灵体悟”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灵魂陶冶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心灵火花迸发的过程。


    曹勇军老师把教书看作“涵养智慧”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追寻智慧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以“求智”为乐的过程。


    蒋念祖老师把教书看作当“好”教师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求“善”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完善自己的过程。


    彭尚炯老师把教书看作“走进学生心灵”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生命探寻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获得学生心灵世界的过程。


    靳贺良老师把教书看作“彰显学生个性”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赋予学生个性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成就学生,同时成就自己的过程。


    丁卫军老师把教书看作“守望”一种教学风格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某种教学精神传承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坚守教学个性的过程。


    刘金玉老师把教书看作是不断“攀登”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永攀新的高度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永不停歇、向上攀登的过程。


    前面说了让普通教师解读名师,颇让我为难。好在书中有名师的成长记录,读者自可研究,从而发现名师成长之路。


                                         2009年5月18于南京师大随园


   (本序言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教授,教育学博士)


 


 

《【转】名师即成长[李学农]》有5个想法

  1. 如果“名师”即意味着学生的福祉,那么这样的名师实在是多多益善。[emot]5[/emot]

  2. 本书中提到的名师,我比较崇拜的是王栋生老师,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位活跃在杂文界的思想家、批评家,而是因为我通过他主编的《现代教师读本 人文卷》明确了怎样做一个有骨气有思想有独立精神的教师。
    作为一个教师,只是把扎在各种测试卷中揣摩研读以此提升自己的教学成绩作为人生目标,是永远无法具有开阔的视野和丰富的心灵的。

  3. 丁卫军老师把教书看作“守望”一种教学风格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把教书当作某种教学精神传承过程的教师形象。他成长为名师的过程,就是坚守教学个性的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