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写作教学看得见

让写作教学看得见

我以为,作文教学应该是一个真实而完整的过程性活动。真实,是指作文教学要符合学生的实际需要,符合语文课程的基本目标,要符合作文教学的一般规律;真实还强调作文的教与学要我们师生扎扎实实去真做,杜绝作文教学的虚假现象。完整,是指作文教学的两个主体——教师和学生必须一同参与写作活动的全程。事实上,目前的作文教学是两个半拉子工程,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之间是脱节的,似乎教师的任务就是命题和批阅,学生的任务就是写作。过程性,是强调作文教学是这一完整活动,既要关注其起点,也要关注其终点,更要重视中间的这一过程。这样的过程,是看得见的教的过程,也是看得见的学的过程。宏观地说,教师要树立作文教学的完整的课程意识,从计划的制订、内容的选择,到实施的推进、评价的构建,形成完整的教学体系。

    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教学研讨活动,是以常态化的作文教学为研讨起点的,所呈现的三节课带有鲜明的常态特质。用常态课作为写作课堂研究的范本,更有其针对性,更能帮助一线教师解决实际问题,促使其反思和审议自身的日常教学。

问题一:好作文是老师教出来的吗?

    这一问题背后的潜台词是,作文不可教。莫言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这样的论调似乎找到了铁一般的论据。作文真不可教吗?我以为,不可教只是部分教师在作文教学上不作为的一种托词罢了。沈健老师追求选材的境界,潘晓露老师指导学生观察和描写景物的特点这样家常味很浓厚的课,告诉我们作文不仅可教,而且大有可为。

    我们班级的常态是怎样的呢?大多数班级的学生作文能力呈两头尖的情形:有这么几个总是很优秀,我以为不仅不需要你教,反而更需要你去欣赏的;有那么一些是压根儿就不会写,不具备基本的文字表达能力;剩下的呢,会写,但写得不够好。这样,我们的着力点就在帮助那些会写,写得不够好的学生作文能力的提升,让那些不会写的学生,逐步会写,写得像个作文,能完整表达。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文教学的目标不是培养作家;我们的任务是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帮助学生掌握一定的写作知识,通过训练帮助他们形成一定的写作能力,养成一定的写作习惯。

    从班级常态构成的角度去把握,《语文课程标准》中所规定的教学要求和基本任务中哪些是可教的,哪些是不可教的。比如说,潘晓露老师关于景物特征的描写这一课题,写景的基本方法、写景的基本顺序等是可以让学生找到一些规律的,在规律的指导下去尝试,去训练,有很明显的、看得见的效果。沈健老师更多的是从技法的角度和学生一起探讨新的路径,通过梳理,把那些似是而非,看似模糊的选材求新的方法变得可感可行了。

    从学生作文的现实去分析,学生日常作文中所暴露的问题也许具有特殊性,但是我们通过梳理,解决个别的特殊问题带有普遍的意义。在梳理中,我们可以形成有教学价值的话题,构成作文教学的专题。

问题二:这样的表达是这一堂课老师教出来的吗?

    像大多数作文公开课一样,在潘晓露老师上课结束后,很多老师心生疑惑,学生如此精彩的表达是这一堂课老师教出来的吗?客观地说,学生这样的表达不全是这一课的作用使然,倘若认为就是这一课的作用的话,那自然也是不科学的,也是不符合一般教学规律的。认为完全与这一课无关的人,显然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潘老师围绕景中有物、景中有序、景中有情的序列,展开教学,尤其是从词到句到段的训练中,学生写景的轨迹得以显性化了,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学生的写作过程。学生在这一过程中,很显然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原有的学习积累、阅读积累,把已经积累下来的遣词造句的经验活化活用到课堂的片段写作中,小组合作完成,生生之间相互启发,智慧共享,达成了表达的共生。

    学生的精彩表达不是这一节课的作用,那么如果这样的课堂形成序列,形成话题链,形成训练链,学生的写作能力,表达能力会是怎样的呢?着力于写作的过程性设计,我以为是提高学生作文能力的关键点之一。

    另一个问题是,很多教师常常苦恼作文教学无教材,无序列,甚至抱怨课程专家和教材编写专家的不作为。我要问的是,作文教学有了教材,有了序列,又怎样呢?难道有了教材,有了序列,作文教学就会有新的大的突破吗?我依旧持怀疑态度。作文教学是一个私活,不仅是说作文是学生个性化活动,是学生生活现实的自我内心关照,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我们教者对作文教学的理解、作文教学的行为也是个性化的,也是与这个教师的学养与这个教师的教艺,甚至与这个教师的性格特点密切相关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倡导构建自己的与学情相匹配的作文教学体系,形成自己的作文教学序列。构建自己的作文教学体系和序列,需要我们教师立足课堂,立足学情,立足课程开展创造性的研究和思考。

问题三:这样教会不会影响学生个性的发展?

    从沈健老师和潘晓露老师的两节课中,我们又会生发出一个问题:学生作文千篇一律,学生作文言语表达如出一辙,这样的弊病是不是因为这样的训练形成的呢?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有了体系和序列是不是会固化学生的思维,同化学生的表达,影响和破坏学生作文的个性发展?凡此种种的争论与争鸣,一直没有停止。

    语文教学的三难说,学生学习语文的三怕说一直难以突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过于拔高学生的主体地位,边缘化了教师的主导地位,弱化了作文教学活动的作用。似乎序列化作文训练就是不符合学生主体说,就是不尊重学生的个体发展,就是违背了新课改的新观点的。事实是,就作文教学而言,说得严重点,真正敢于探索,愿意创新,勇于尝试的人太少了。似乎一凸显学生主体了,学生自由写作了;似乎一尊重个性发展了,学生放胆写作了;似乎一贴上新课改的标签,学生就新概念写作了,作文教学效率就提高了,学生的写作素养就养成了。我不否定自由作文、放胆作文、新概念作文对培养写作个性上的积极作用,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样的自由写作、放胆写作、新概念写作,没有有效的系统化训练、序列化训练,是难以获得大面积写作水平的提升的。在一次课题研讨活动中,我有机会把自己的作文教学体系——入格、出格、升格序列(见拙作《丁卫军教写作》文心出版社)向温儒敏教授汇报。温先生提醒广大一线教师,作文教学需要更多的教师去探索,能做一点做一点,慢慢往前走。我们需要怀疑的精神,需要批判的精神,但是我们更欣赏在质疑中思考突破的路径,在批判中建设新体系。

    发展学生的写作个性是我们作文教学的目标。但是,我们相信,个性发展必须有一个丰实的基础,那就是需要作文常识的夯实。在大部分入格的基础上,鼓励出格,形成个性,实现升格,走向优秀。

问题四:我们怎样实现读写结合,真正用好课文资源?

    特级教师孙艳用一节《〈呼兰河传〉导读导写》课,让我们看到了经典课文所蕴藏的巨大写作资源,看到了一线教师用课文教写作的机智选择,启发我们教师在课文中搭建支架,让学生登上写作的高度。新作文杂志社《中学作文教学研究》推出的《跟着课文学写作》专辑(见本刊20147&8期专辑)做了前瞻性的引领。课文是一个巨大的宝矿,那是经典文本独具的魅力,它在文章的结构建构,故事叙述,情感铺陈,言语表达形式等等方面给我们写作的引领。我们教师可以从微观视角去挖掘,结合学生作文中存在的问题,去品去赏,形成话题,设计仿写微写作训练序列。

    课本这座富矿就写作训练可用的要件还有很多,路径还有很多,值得共同探讨。尤其是如何利用课文,通过阅读设计好通向写作的支架值得   研究。

    江苏省特级教师作文研讨活动生发的问题当然有很多,但是我们思考这些问题,回应这些问题,不是简单的求新,我们必须警醒的是在另辟新路的时候,必须守住作文教学的常识,甚至有的创新之路,还要回归到作文的原点去反思去审议,这样才能更好地达成张水鱼主编倡导的作文需要再出发

    

《【原创】让写作教学看得见》有1个想法

  1. 我想现在的一些看法是对过去过于重视写作技巧的教法的一种反思,只是反思过了,反而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