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甘其勋:阅读教学要“六多六少”

 阅读教学要“六多六少”

 

近日在南京的一个中小学语文名师研修班上,听了来自9个省市的24位老师说课,高兴地看到年轻老师正在迅速成长。他们大都专心敬业,对语文教育充满热情,对课程改革的新理念乐于接受,敢于实践;学历较高,基本功好,制作和使用多媒体课件相当熟练;确定课文的教学目标时,有的能考虑其在全册和单元中的位置,能从三个维度分解,有知识、有能力、有方法;教学思路清晰,教学流程大都完整流畅;有的还注意学生年龄特点,在调查学情的基础上设计教案学案;板书设计简洁直观,有助于学生解读课文;大都能引导学生从课堂走向课外,拓展学习视野;有的还注意语文美育,提高学生的审美情趣。少数老师在课标的指导下,还试图展示个人的教学追求与个性。总之,生气勃勃,令人鼓舞。

但和几位担任评委的中年教师和教研员交换意见时,一致认为这一批活跃在第一线的优秀青年教师,还需要进一步提高自身素质,发展专业能力。为此,我代表评委会提出了阅读教学的六点希望:

一、关注语文运用多一点,“挖掘”思想意义少一点。

《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明确规定: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在教学建议的关于阅读教学部分,反复告诫要注意“六要六防”:

1.阅读教学应引导学生钻研文本——防止远离文本的过度发挥

2.教师应加强对学生阅读的指导、引领和点拨——不应以模式化的解读来代替学生的体验和思考;

3.要善于通过合作学习解决阅读中的问题——也要防止用集体讨论来代替个人阅读; 

4. 提倡多角度、有创意的阅读——但要防止逐字逐句的过深分析

5. 朗读要提倡自然——要摒弃矫情做作的腔调;

6. 随文学习必要的语文知识——应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概念、定义

况且,中小学教科书中的课文,有的是文学作品,主题一般较含蓄;更多的是非虚构的“写实作品”,或称“文章”,作者所要表达的旨意一般比较显豁,如《背影》,是记事写人的写实散文,表达对父亲的理解和歉疚的意思可以说是一目了然,无须去“挖掘”,教学时重在学习作者怎样用准确得体的文字来表达这种感情。

我们看到,在说课过程中,仍然有远离文本的过度发挥,有模式化的解读,有过深分析的痕迹,有的还较明显。

二、适当目标多一点,超高设计少一点。

《语文课程标准》阅读教学总的目标是:具有独立阅读的能力,学会运用多种阅读方法。有较为丰富的积累和良好的语感,注重情感体验,发展感受和理解的能力。能阅读日常的书报杂志,能初步鉴赏文学作品,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借助工具书阅读浅易文言文。背诵优秀诗文240篇(段)。九年课外阅读总量应在400万字以上。

课标对7~9年级阅读教学目标和内容的主要要求是:

7.欣赏文学作品,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初步领悟作品的内涵,从中获得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有益启示。对作品中感人的情境和形象,能说出自己的体验;品味作品中富于表现力的语言。

8.阅读简单的议论文,区分观点与材料(道理、事实、数据、图表等),发现观点与材料之间的联系,并通过自己的思考,作出判断。阅读新闻和说明性文章,能把握文章的基本观点,获取主要信息。阅读科技作品,还应注意领会作品中所体现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思想方法。阅读由多种材料组合、较为复杂的非连续性文本,能领会文本的意思,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应该说这些要求比较适当,但说课时有的老师过分拔高教学要求。如学习张志和的《渔歌子》后,要求学生探究“渔翁文化”,学习《孤独之旅》后,要求学生体验“孤独之美”,都超越了学生的认知水平,而像是文学硕士的研究课题了。

三、教给方法多一点,无关活动少一点

《语文课程标准》要求:

各个学段的阅读教学都要重视朗读和默读。各学段关于朗读的目标中都要求“有感情地朗读”,这是指,要让学生在朗读中通过品味语言,体会作者及作品中的情感态度,学习用恰当的语气语调朗读,表现自己对作者及其作品情感态度的理解。朗读要提倡自然,要摒弃矫情做作的腔调。

应加强对阅读方法的指导,让学生逐步学会精读、略读和浏览。有些诗文应要求学生诵读,以利于丰富积累、增强体验,培养语感。

我个人认为,有朗读、诵读必有听读。听读也是中小学生必须学会的阅读方法。

不同的文本适用于不同的阅读方法,各种方法自有特点:

朗读——以声传情,要教给学生重音、停顿、节奏、声调等知识;

默读——见形知义,默读速度小学5~6年级学生要达到每分钟300字,中学7~9年级学生要达到每分钟500字;

精读——细研深思,教科书每单元前三课是精读课文,教师应给学生作精读示范;

略读——提纲挈领,要教会学生只读一遍课文就能粗知大意,抓住主要内容,教科书每单元后两课一般是略读课文,应以学生自读为主,教师作适当点拨;

诵读——熟读成诵,通过反复大声朗读,加强记忆,增进理解,使其言皆若出于吾之口,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诵读可以说是精读的一种方法,单独列出,是为了突出它在古诗文学习中的特殊作用;

浏览即快速阅读,也可简称为快读,快读——一目十行,是眼脑直映的视读方法,多用于在海量文字中搜索自己需要的信息。

听读——闻声解义,听老师或同学的朗读,就能领会课文的主要观点;专注地听读,能听出别人或自己朗读时的错误或重复、遗漏

这些都是中小学生必须学会的最基本的阅读方法。教学时可以组合使用,比如用朗读、诵读的方法学习精读,用默读的方法训练略读,用快读提高浏览搜索的速度等。

然而在说课时,老师们对这些看似普通的阅读方法,并未给学生有效的指导,也没有一位老师说明一节课要给多长时间让学生自己读书。

四、语言示范多一点,声画视频少一点

语文课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课,只能用语文的方法来教,而不能用政治课、思想品德课、周会活动课或者音乐、美术课的方法来教。声画视频只能作为辅助手段,而不能喧宾夺主。课文是学生学习的典范语言,老师的课堂用语是榜样语言,学生之间的对话交流是伙伴语言,各有作用。教师的课堂用语要规范、准确、简明、连贯、得体,最好还能有魅力。如说朱自清的父亲写信向他“求和”,就不如用“示好”恰切。

五、实际效果多一点,无效劳动少一点

说课老师的教学设计,或多或少有形式大于内容的倾向,一节课教完,究竟让学生学到了什么,还值得反思。我们主张形式主义的无效劳动少一点,而讲求实效的具体教学措施要多一点。课前要做学情调查,了解哪些是学生已知的,可以一略而过;哪些是合作学习就能基本学会的,可以稍加点拨;哪些是合作学习也不能解决的,教师该讲就要讲;哪些是即将学到的,可以留待以后再学。反之,学生已知已会的,大讲特讲,学生不知不会的,偏偏不讲不学,就劳而无功了。

六、自我感悟多一点,文字搬运少一点

我们认为,语文教师的基本功,除了普通话、粉笔字、做课件等之外,更重要的是自己对课文的解读。要用自己的眼睛读课文,读出自己的发现;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课文,读出自己的感悟;用自己的语言教课文,教出自己的特色。而说课时,有许多似曾相识的语言、画面、音乐。因此,希望老师们多花功夫自己读课文,少照搬照抄教参,或从网上下载现成的教学设计。

比如这次说课中有三篇小说:《狼》是文言短篇小说,重在讲屠夫如何运用智慧战胜两狼,属情节小说;《杨修之死》是长篇小说节选,通过杨修与曹操的纠葛刻画了两个人物形象,属人物小说,再仔细研究,杨修在整部小说中是次要人物,性格比较单一,是“扁平人物”,而曹操是主要人物之一,性格复杂多变,是“圆形人物”;而《孤独之旅》写少年放鸭子的经历和心情,属当代心灵小说。如果都套用情节、人物、环境的“小说三要素”,就有可能教成一个模式,味同嚼蜡。

总之,《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颁发已三年,而第一线老师重视、学习还不夠,希望学习新课标,领会新精神,并用于指导自己的教学实践。

                                     (根据2014年7月24日讲话整理,3132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