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郝贵良:“养在课堂”里的写作教学有看头

“养在课堂”的写作教学有看头

——读《丁卫军教写作》

郝贵良

仲夏上旬,梅雨初歇,通州小丁的新作《丁卫军教写作》终于辗转到手了。抚摸着光洁的封面,行书“丁”的简约,繁体“衞”和“軍”的饱满与丰盈,让我自然联想到他“简约语文”的教学主张。

全书共分三部分,和他之前出版的《小丁教语文》一样,没有华丽的辞藻和刻意的修饰,没有艰涩的理论和高高在上的说教,有的只是“养在课堂”的邻家大哥快乐成长的娓娓叙说。他成为名师的秘诀,他作文回归本真的主张,他作文教学出彩的细节,阅后无不让人震撼,给人启迪。

第一部分“我的教育叙事”, 他用了很长篇幅,饱含深情地追忆了自己在专业成长过程中的关键人物和关键事件,笔下的教师生活真实而富有情趣。指导他初涉教学的实老师、教他脚踏实地做学问的师傅、引领他搞科研的导师、回信催他奋进的知名特级教师,乃至在《百家讲坛》上开启他教学新思路的于丹老师,都是他感恩的对象。他善于从自己的课堂实践中提取理性的精华,并把这种精华以感恩的心态回馈课堂。在且行且思的语文教学中,他始终以一个学习者、反思者和研究者的姿态前行,在安徽、湖南、山东、贵州、黑龙江和新疆等地执教公开课,用真实而富有建设的课堂教学诠释和发扬自己的“简约语文”。甚至在宝岛台湾,也留下自己学教语文的记忆。就像一个追梦的泳者,他以勤奋为桨,读万卷书,垫高自我修行的灵魂;以写作为帆,行万里路,享受教育行者的智慧。他抓住《语文教学通讯》这艘战舰,用朴实无华的文字和充满智慧的声音开启了语文教学之旅,把自己泅渡到“简约语文”的洪流里。

学生喜欢他,“小老师的作文课总是那样精彩,那样幽默,总是那样激情四射。”一线教师点评他,“丁老师的这堂作文课朴实而实用,巧妙而深入,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真正给了学生一个‘点石成金’的指头。”著名特级教师推荐他,“丁卫军老师积极发挥自身的专业引领作用,团结了一批江苏省内的中青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打造了一个‘煮酒论语文’的研讨平台”。受益面广了,赞誉声多了,“通州小丁”因此走出江苏南通,步入全国,专著《丁卫军教写作》也被列入全国语文名师教学文库。该文库通过解析这些活跃在课改一线的语文教学界领军人物及其文字,从而全方位展示他们深邃的语文教育思想、独特的语文教学风格,是“名师讲语文”丛书所在的“语文名师出版工程”的二期工程。

第二部分“我的教育主张”。小老师的写作教学课堂秉承了他倡导和践行的“简约语文”主张。“简约语文”不简单,他删繁就简,化难为易,让写作教学变得简且精,约且丰。为此,他建立了自己的写作教学序列,对学生循序渐进的螺旋式训练提出了“三格”:“入格”、“出格”和“升格”。言为心声,他的写作教学主张“回归生活、回归心灵、回归常识”,让笔下的生活从“有意思”走向“有意义”,让学生的写作焕发出理性之光,这种拥有情趣、意趣和理趣之光的作文是他写作教学的整体追求,也是我多年从事散文写作的不二选择。

一个教师能主动为写作教学“打枝”,他的学生在写作上收到“少枝多果”那是必然的。我听过小老师好几节作文课,为了打开学生思路,他喜欢搞即时访谈,面对面咨询,他的幽默和智慧让那些枯燥乏味的作文教学课充满灵性和激情。再差的学生经过他的点拨,都会愚钝洞开,有话可说,有事可写,有情要抒。再不会教作文的老师听过的作文教学课,都能学到新鲜而实用的几斧头。他的下水作文写得很美,《阿四》《野芹菜》《电话的允诺》等文章都是我喜欢的。我喜欢听他在作文课上朗读自己的下水作文,他朗读的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撇下教育研究去写作,“通州小丁”一定能写出许多充满乡土气息的优美散文。

第三部分“我的教学实录”。教无定法,学无定方,但教有千方,学有优法。跟课文学写作,小老师绝对是个高手。翻看书中收录的9篇课堂实录,字字珠玑,篇篇精彩。他立足课文,把文本的空间加以拓展和延伸,有效开发成有利学生写作的生活化的语文,大胆实现由“教”教材向“用”教材的转化。他甚至把自己“养在课本”里,将不同体裁课文中的精彩片段总结成不同类型的“微写作”模板,让学生从实际生活入手,通过强化仿写训练,丰满“微写作”模板上的内容。他善于抓住生活的细节,开展的读写活动能顺势挖掘学生的主体性和创造性,哪怕是一次签名售书报告会,被他信手拈来,都能作为激发学生写作热情的题材。在《曹文轩系列小说读写展示》中,他引领全班59位同学开展了一次纯美的精神之旅,与大师对话,与经典对话,写出了两万多“见心性的文字”。厚积而薄发,小老师一直在用写日记引领学生进行精神长跑,我案头上散发出浓郁墨香的《墨澜》,就是他收集201212班学生的专刊。学生读、摘、写,教师改、评、荐,师生两年磨一剑,以另一种形式实录并展示了一种完整而真实的语文生活,展示了一种完整而扎实的语文教学过程,展示了一种完整而富有特色的原生态作文教学成果。

一口气看完全书,封二勒口上小丁老师的照片在手中突然跳出来。他的眼睛是小的,用他儿子丁一的话说,“一双小眼睛,一笑就会眯成一条线。”他的眼界却是开阔的,面对当今写作教学普遍存在重结果、轻过程的虚假写作现象,他反思中考作文中出现的五大硬伤,对走向浮华的应试作文很早就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等中文核心期刊上提出“警惕”。他强调学生作文要突显人物个性,视野要关注大时代的社会生活,弘扬正能量。他着眼于“简约语文”,课堂上展示的却是宏大而丰富的语文世界,“大道至简,真水无香”,他的简约已经有效成为语文教学的本色回归。 

“作文教学应该是一个真实而完整的过程性活动,我要努力让写作的过程看得见。”掩卷长思,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这是一个把自己“养在课堂、磨在课堂”的实践者、思想者的倾情奉献。

 

(郝贵良,笔名被雨淋湿的河,70后双鱼座,江西乐安人。大学毕业作为紧缺专业人才引进到江苏南通。中学高级教师,南通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回家的火车》。现供职于通州区教育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