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梦在“简约语文”的路上——通州区首届名教师丁卫军的语文生活

    寻梦在“简约语文”的路上

──区首届名教师丁卫军的语文生活

艾简

   丁卫军老师,现任教于通州区育才中学。走近这位从农村初中成长起来的特级教师、通州首届名教师,他保持着一贯的朴实与低调。聊起他的“简约语文”教学主张,丁老师饶有兴致地谈起他二十一年的从教经历……

(一)

有梦就有希望。谈起他的成长之路,老师总会深情地回忆起在五总初中的十年经历,回忆那些令人感慨的“第一次”。五总初中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他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次公开课。 按照惯例,开学一个月以后,学校对新分配教师全面听课。他执教的是魏巍的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学校领导和语文组的老师们一连三天听完了他这篇课文的全程教学。这以后,他在五总初中的10年里,学校领导再也没有走进他的课堂。用他们的话说,小丁的课堂让人放心。也就是从那时起,丁老师就下定决心,做教师就要做一个让学生快乐让家长满意让领导放心的好教师。那时年轻,他几乎把整个身心都放在工作上,做足“功课”。上课的每一个环节都要细细地考量、仔细推敲。厚厚的几大本备课笔记,成为他教师生涯起步的最好见证。

   
丁老师笑言,他现在可谓“荣誉等身”了,谁会想到他的第一本荣誉证书竟是他的学生给“要”来的。那一年县广播电台举办“金城杯”朗诵比赛。丁老师听说了,辅导学生参赛。有意思的是,在所有的参赛队中,他带领的这支乡镇初中生队伍最为庞大,有6个学生。更让组委会惊讶的是,6位学生从一等奖到三等奖,人人拿奖。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欣喜的事情。奇怪的是,其他学校的辅导老师都有优秀指导证书,唯独他没有。孩子们感到委屈,我们都获奖了,我们的小丁老师也应该有奖。结果,孩子们还真给他“要”来一本大红证书。也是这班孩子在初三的时候给他争来了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征文的全国优秀辅导老师证书;这班孩子,也为他创造了五总初中历史上最好的中考成绩。丁老师深有感触地说,学生成就教师。

   
很多教师对做科研写论文常常怀有畏惧感。丁老师的第一篇论文获奖也颇具戏剧色彩。19944月全国历史名城语文教学研究会在常熟召开年会。徐大健校长得知这一消息,为丁老师争取了名额。时任通州教研室副主任的陈有明先生带一篇论文参加评比。希望似乎总垂青于善于把握机会的智者。丁老师迎难而上。那时的资源是匮乏的,手头仅有一本《语文教学通讯》。也正是从这本杂志上得到启示,他确定以板书教学为突破口,在半个多月的煎熬中,终于完成了一篇2000字左右的文章《浅谈板书教学中的缺憾》。好事多磨。等到会提交论文时,工作人员却告知论文早已评过了早已过了提交时间。会议间隙,丁老师找到了历史名城语研会的理事长山东的俆绍振先生。听完原委,徐老还是收下了。经特别评审丁老师的论文获得三等奖,也许为的是鼓励丁老师这个参加工作才两年的年轻人对语文教研的热情。今天再读这篇文章,是那样的稚嫩,可是在那时那地却给了这位农村青年语文老师多么大的惊喜和鼓舞呀!也就是在那个研讨会上,丁老师第一次聆听了魏书生老师的报告,观摩了魏老师的示范课,让他看到语文教学的另一片风景。原来可以这样教语文,原来教语文可以如此快乐。

   
这些也许就是丁老师语文人生的最初记忆,也是他寻梦的原动力。

                                (二)

  
“我的语文人生同样可以快乐而精彩,我的学生同样应该享受这份快乐和精彩”他时时提醒自己。他把恩师陈有明先生的告诫铭刻于心,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首先必须学会“储蓄”,做到“厚积薄发”。他后来读到肖川先生关于什么是良好的教育的回答时,为之震撼了,更明白了一个好的语文老师给予人之为人的意义。什么是良好的教育?肖川说:良好的教育一定能给无助的心灵带来希望,给稚嫩的双手带来力量,给迷茫的双眼带来澄明,给孱弱的身躯带来强健,给弯曲的脊梁带来挺拔,给卑琐的人生带来自信!

他开始恶补知识与理论的先天不足。读书成了他课余生活的主要内容。那时,要找一本像样的语文专业书籍,相当困难。没有成套的理论书籍,他就订阅语文期刊,《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语文报》这些书报成了他工资开销的大部分,这些书报也伴着他度过了一个个孤寂的晨昏,它们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着语文教育教学的最新动态、最新研究成果和最鲜活的教学案例,一股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同时,只要有机会外出,老师开始大量买书,一本86年再版的李泽厚《美的历程》,一本全国中语会主编开明书店出版的《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文选》,让他爱不释手,常读常新。97年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教学艺术与研究丛书”,魏书生、欧阳黛娜、张富等一批前辈的教学艺术像一幅幅生动画卷展现在他面前;杜威、巴班斯基、苏霍姆林斯基也逐渐走进了他的视野……   

阅读反观实践,实践的困惑更促使他不断深入阅读。阅读让他的课堂教学实践更加的灵动,也更多了一份思考。读多了,反思多了,写作就成了一种必然。也许第一次论文获奖的冲击,及时总结实践中的得失,及时撰写阅读心得成了丁老师的习惯。一篇篇草根化的课堂反思性的论文先后在全国获奖,在《语文函授》《语文知识》《语文报》发表。那时的触角更多的是教材、考试、语文知识,文章浅显,但他仍然品尝到了反思、总结、写作的快乐。

  
  
教学任务繁重而且紧张。没有教师的自我解放就不会有学生的解放。丁老师把阅读中获得的新经验新方法有机地运用到课堂教学中,大大地激活了学生的潜能,课堂充满师生生命的律动、智慧的跳荡。学生爱丁老师的语文课堂。也许是94年第一届毕业班的出色表现,在以后的8年时间里丁老师一直把守着毕业班的教学。尽管压力很大,但更激发了他减轻学生负担、丰富语文课堂的热情,他时时警醒自己不能成为学生应考的辅助,而要成为健全学生人生的能手,用语文来丰满学生的心灵。

   
1997
年第一篇关于课堂效率的探讨文章《激发学习诱因,提高课堂教学效率》,荣获全国青语会年会优秀论文二等奖,并被收入《全国青年教师中学语文论集》。这篇文章丁老师把个人的课堂教学的实践与理论学习的反思相融合,应该说是他从现象出发深入剖析内在机理的第一篇文章,也因此奠定了他的研究方向:着力解决教学实践中的现实问题,不说空话,不玩噱头,不作纯理论的架空。一线教师的科研从反思实践开始。在这以后的1998年和1999年,他继续聚焦课堂效率问题。《优化教学过程,提高课堂教学效率》和《精讲精练,提高课堂教学效率》分别获得全国中语会教改研究中心和全国青语会优秀论文一等奖,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一些专家这样评价说,一个农村初中的青年教师能对课堂教学中的本质问题作深层思考,而且“观点新颖,见解独到”,实属难能可贵。

1998年暑期,全国中语会教改研究中心在安徽黄山召开年会。丁老师有幸得到了《语文教学通讯》主编桑建中先生的耳提面命,聆听了本体教学论的倡导者洪镇涛先生的教诲,接受了点改作文实验主持人李元昌先生的指导……朱震国先生的示范课《鱼我所欲也》给他心灵的震撼,至今还萦绕于心,余音袅袅。那一次年会上,丁卫军成为国家级课题“学堂·主人·训练”的实验教师。

走进课题实验的崭新天地里,老师的视角更加开阔了,研究的方向更加明确。围绕课题研究,他又一次集中心力去阅读,去拓展,构建了
“整体感知·精段赏析·拓展延伸”初中语文全程阅读教学模式。三年的摸索取得了明显成效,不仅提高了课堂教学的有效性,而且拓宽了学生的阅读天地。2000年该项成果获得全国优秀成果三等奖。通州市教研室将这一模式在全市推介。

   
丁卫军老师用“板凳甘坐十年冷”的意志和韧劲走向“名师之路”,追寻自己的语文梦。

                                (三)

  
 
进入新世纪,新课程改革席卷一股新的思潮,语文教育走上了一条令人神往的新路。应该说,新课改最大程度上激发了语文教师的创新活力,语文教育也在褒贬声中寻求突围。丁卫军老师清醒地认识到:新一轮课改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种改良,那种否定已有成就,推倒重来的声音显然是偏激的;那种墨守成规,固步自封的行为,显然是背离时代的。

   
丁卫军老师在研读课改带来的新理念中看到新生代语文教师的软肋,趋鹜于新手段,文化积淀单薄。阅读需要的不仅仅是基于语文的、语文教学的阅读,更重要的是基于文化的。2006年在全国中学语文“专业成长·活动教学”高峰论坛上丁卫军老师发出了这样的呼声:文化的缺失,就语文而言,不是任何新科技手段能够替代的。在新的历史阶段,语文教师作为中华文化的传承者,责无旁贷。

   
丁卫军老师阅读的范围更加广泛,从朱永新的《我的教育理想》、吴非的《不跪着教书》、肖川的《教育的智慧与真情》、李吉林的情境教育到世界文化史、美国语文……余映潮、黄厚江等一大批名师的教学理论、教学案例走进他的研究视野。丁老师在一种精神的召唤与引领中加快了追梦的步伐。现在谈起读书,丁老师说,他往往读四类书,一是专业期刊,从中获取实时信息;二是名师课例,从中汲取营养,提升教学技艺;三是教育名著,填补理论的空白;四是古典的、哲学的、美学的著作,积蓄底气。

   
2002
年秋,丁卫军老师调任石港中学,开始了一段新的求索之路。他站在新课改的新起点上,开始新一轮实验,坚持让学生吃好“第四顿饭”。第四顿饭,虽是一个看似并不丰盛的拼盘,却是一席精神大餐。烹制的主要材料并不复杂:一是每天阅读一篇短文;一是每天写一篇日记。短文是要经过精心选择的,不是应景式的学生习作,也不是随手拈来的寓言故事。短文主要来自教师的推介,抑或是学生的发现,所谓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读也不是走马观花,不动笔墨不读书,要圈画品悟批注,要动笔抒写心得感悟。日记,不在长短,须有真情实感,有感而发,不作无病呻吟,记录成长的真实历程,整理人生的点滴思考。有时,丁老师也会给学生们加餐”——开设文学讲座,阅读文学经典,组织汇报交流。古典诗词鉴赏,让学生在十七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温婉阴柔与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的粗犷豪放中融化;百年巴金,让学生在《家》、《春》、《秋》的悲喜人生与《随想录》的真诚坦白中感悟,走进现代文学的神圣殿堂。阅读交流会,日记展示会,让学生把所读所记和同学交流,一起分享收获的快乐。灿烂的笑脸,会心的颔首,感动的泪水……一次次定格成心中永恒的风景。2002920055月丁卫军老师和他的130多位学生一起打造这第四顿饭。学生的书包里除了语文教科书外,还有了《中学生美文精选》、《智慧背囊》这样的畅销书,有了《战争与和平》、《水浒传》这样的中外名著,有了《邓小平》、《居里夫人》这样的名人传记……每周三的晨读,周二、周三的语文自习,是学生自由读书的固定时间。在这样的时段里,学生是沉静的,沉浸在书香氤氲的温馨世界里。三年里,令人高兴的是有将近70%的学生一直坚持阅读与日记,并逐渐形成了习惯——学会了自觉使用工具书,学会了合作、探究与交流,学会了思考、提问与质疑。课堂上有了高高举起摇曳如旗的手臂,有了对话、辩论的智慧火花的闪耀,几大本承载生命历程的日记本,朴实而厚重,有谁能说这些不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2005年暑期过后,丁卫军老师在坚持打造“第四顿饭”工程的基础上,成功申报了南通市“十五”青年教师专项课题《初中语文阅读教学文本的选择与重建研究》。在实践中丁卫军老师更加理性地审视阅读与写作教学的现实。三年,该项课题顺利结题,丁卫军老师成功构建了课堂、家庭、校园一体的阅读文本的选择机制,使学生、家长、教师构成了阅读的共同体,共生共长。丁卫军老师和初一的孩子举办
“曹文轩纯美系列作品研讨会”,写出了2万多字的读书报告,充分展示出孩子们的智慧和力量,曹文轩先生亲自撰文给予充分肯定,《绿洲》杂志辟专版全文刊发;指导初三学生“与伟大的精魂对话”,赏析鲁迅先生散文诗《雪》,学生作品更让人刮目相看,在全市作文研讨中引起极大反响。

 在此课题的基础上,丁卫军老师申报了江苏省“十一五”教育科研课题《初中语文整合性阅读教学研究》,2010年也顺利结题。这是他对阅读教学研究的再次延伸与拓展。

                                  (四)

2009年丁卫军老师入选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他亮出了“简约语文”的教学主张。丁卫军老师的“简约语文”是对新课程背景下语文教学中出现的浮华、错位之风的一种拨乱反正,是对语文本真回归的一种呼唤呐喊,是还之语文姓语本位的一种探索。他的“简约语文”着力于洗尽铅华的生态课堂教学、摒弃功利的朴素阅读指导和回归本真的生活写作实践。

语文是丰富的,是丰美的,语文何来简约之说?质疑声随之而来。丁卫军老师潜下心来,一边向导师请教,反复求证,一边从海量阅读中寻找学理的支撑,在课堂中寻觅简约语文的真谛。从中国古典文化关于简约经典的阐述到西方简约主义的兴起,从简约语文的内涵界定到简约语文的特征提炼,从简约语文的境界追求到简约语文的达成路径,从简约语文的课堂生态到简约语文的课型建构,丁卫军老师一步步累积起属于他的语文世界,形成他的“简约语文”的话语系统。

在简约理论的关照下,丁卫军追求“实而不死,活而不乱;动静相生,张弛有度”的课堂教学心律,他的课堂简约有致,高效丰美。他开发构建的
“菜单式”教学和课堂单元小组块教学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学习热情,焕发出学生生命的活力,课堂呈现出别样的风景。他的《台阶》《皇帝的新装》《我的母亲》等课例,展示出简约语文的魅力,有的在全国中语会录像课评比中获得一等奖,有的入选“名师课例选集”中。全国中语会会刊《语文教学通讯》在“青年名师这样教语文”和“青年名师这样教作文”专辑先后推出他的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课例与理念,产生极大的反响。

他先后在《语文教学与研究》《语文教学通讯》等专业期刊发表文章,深入阐发他的“简约语文”教学主张。“简约语文”教学主张入选教育部语文出版社《名师成长研究丛书·把人的教育写在旗帜上》、新生代通派名师系列之《名师是怎样炼成的》,《教育》杂志在“人物”专栏以“倡领简约风”为题向全国推介。全国中语会原理事长、北京教育学院教授苏立康先生这样鼓励丁卫军老师:简约语文主张是对语文和语文教学规律的认识,相信你几年之后会有很好的成果拿出来。全国中语会副理事长、吉林教育学院王鹏伟教授为丁卫军老师的简约语文题词:“简约乃境界,践行亦开先”。

在南通市中小学名师导师团的指导下,丁卫军老师成立了简约语文研修团队,主持申报的江苏省“十二五”教育科研课题《初中语文简约课堂的建构研究》,顺利立项。

丁卫军老师携他的“简约语文”教学主张和课堂登上了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国培班、骨干教师研修班的讲台,和全国的语文同行分享他的研究成果,也在不断的磨砺中丰富自己、提升自己。

回望来路,丁卫军老师说:“我应该感谢,感谢多位贤良的校长,给了我‘走出去’的机会;感谢陈有明、郭志明、秦德林、陈明华、凌宗伟、王云娟等一大批前辈的教诲、助跑;感谢余映潮、黄厚江、程少堂等名家的提携、点拨。我很幸运,幸运成为通州的‘名师之路’科研沙龙首批成员,幸运入选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这样的名师培养组织、名师培养机制为更多的教师创造了机会,加速了教师的成长。我是其中的最大得益者。”

老师说,“简约语文”的研究还刚刚起步,也许这是他的一个梦,需要用一生去追寻。打开丁卫军老师的“通州小丁简约语文”博客,在那里你可以看到老师的专业发展之路,在那里你可以听到关于“名师是怎样炼成的”铿锵回答。

                  (刊发于《通州教育》2014年1-2合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