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出“我”的“这一个”


写出属于“我”的“这一个”


——审读“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来稿感言


审读一篇篇参赛作品,还真是有话要说。


先说说作文题吧。反复地读题,“妈妈,放心!”这似乎是我们当年或者孩子的现在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似乎太平常了。可是,细细品咂一下,还真是有万端情思涌上心头,颇有一种感慨的。我们成人回头看,妈妈这一辈子还真的很难放心得下,为我们的心还没操完,就开始为孙辈操心了。在孩子的现在呢?十四五六岁,还真的是让妈妈最为不安的年龄,除了有身体的,心理的,更重要的是来自学习的,还有青春期的那些不可预知的周折。


这些似乎对孩子们的审题,选材都没有什么障碍。这个题也因此让孩子们有话说有东西可写,让孩子们能很快地走进与妈妈在一起的世界,走进妈妈的世界。


再说说选材。孩子们对妈妈是了解的,对妈妈在自己身上的心思也是理解的。无论是少年的懵懂,还是青春期的叛逆,从妈妈身上感受到那份浓浓的母爱是真实的,是厚重的。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大多数孩子,还是没有能写出“我”这一个对“我”的妈妈的独特感受,使得“妈妈”大众化了。选材也是更多的着眼在我的学习生活中,抑或是把角度放逐到“我”人际交往的视野里,也没能跳出惯常的材料。出新很难,但是遵循一下“回避第一思维”的写作原则,是不是可以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径?当然出新,也不是去编造故事,制造与妈妈的“裂痕”。还好,从已有的参赛作文中,没有那些刻意编造的鲜血淋淋的场景或生离死别的故事。


其次说说作文的思路。看到的作文,大多数思路是,因为自己的不懂事而让妈妈操心了,一件事让自己顿悟,许下“妈妈,放心”的诺言;还有就是从妈妈的伟大说开去,一件事之后的自我反思和忏悔。从烦妈妈的唠叨到理解妈妈的不放心,是孩子们叙写最多的心路历程。“一眼望到底”的文章问题在于缺少必要的情境设置或必要的情感爆发的铺垫。


最后说说表现的技法。真情实感,应该成为作文取胜的法宝。没有真情的涌动,再美的语言,再新颖的形式,都难以真正打动读者,也难以真正给人美感。我们不反对初中生调动那些华美的语言为文章增色,但反对为了抒情而刻意地铺排堆砌。有的孩子仿照名家名篇,也未尝不可,但要注意行文结构与内容的匹配。如果光注意了形式,或者光关注了段落结构,甚至是句式的相似,忽略了内容和自己所要表达的情感需要,读者常常看不大明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