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儿子的故事两篇旧文

 


小丁按:重新翻看两篇短文,看看长大的儿子,颇为感慨。


 


陪儿子睡觉


 


儿子丁一7岁了,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放假了,难得的清闲,自然要好好地“改善”一下和儿子的关系。儿子居然没其他要求,只想和我睡在一起。说来惭愧,我这个做爸爸的,陪儿子睡觉的次数屈数可指,和爸爸一起睡竟成了儿子的一个美丽的梦想。没有理由回绝他,儿子兴奋地冲爷爷奶奶喊,两只小指头高扬着“V”字,满脸的得意和欣幸。两位老人嘴里应和着,却是一脸的不舍。


看看躺在身旁的儿子,不经意间,他居然和我差不多长了。儿子侧着脸笑嘻嘻地说:“老爸,今天给我讲故事吧。”那眼神让人从心里顿生爱怜。我情不自禁地亲了亲他嫩生生的脸:“怎么,今天不跟我抢电视了?”“老爸编的故事永远比电视好!”儿子眨巴眨巴眼睛,不屑地瞥了瞥电视……这小子!空调里清风徐来,小小的房间里一股让人心醉的温情随着我抑扬顿挫的讲述荡漾,弥散在儿子的心田。看着儿子在我的故事中酣然入梦,我有一种无法言表的释然。


 听着儿子均匀的呼唤,我却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空调呼呼地响着,房间里渐渐有了一股凉意。该不会着凉吧,关上空调。眯上眼睛,儿子不会出汗吧,坐起来摸摸他的额头。儿子睡觉实在不安分,一会儿两手缠着你的脖子,让你喘不过气来;一会儿一条腿重重地踹在你的肚子上,让你哭笑不得。昏昏然一头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猛然惊醒,下意识地伸手抓儿子,睁眼一看,儿子已横卧在床沿,好险!


半睡半醒之间,天亮了。儿子依旧沉醉于睡梦中,坦然与幸福写在那充满稚气的脸上。儿啊,你可知道你的爸爸为你一夜无眠?儿子当然不知道。我们的双亲不是在含辛茹苦地拉扯着我们吗?直到现在,我们已为人父母了,他们还是日夜守护着儿孙,而且乐此不疲。


陪儿子睡觉,好累——但其乐无穷!


                        (本文发表于《绿洲》2003年第3期)


 


 


打与不打都是爱


假如你去摸火,火焰灼痛你的手指,这种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抚摸这种橙红色抖动如绸的精灵。孩子,我希望虚伪、懦弱、残忍、狡诈这些肮脏的品质,当你初次与他们接触时,就感到切肤的疼痛,从此与他们永远隔绝。


                                                     ——毕淑敏


 


儿子丁一读二年级了。不经意间发现,他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听话,很多事情总喜欢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有时还表现得有些一意孤行。因为如此,我们的冲突越来越多,有一段时间频率还比较高,弄得我很累,也很无奈。幸好,我可以摆出作为家长的威严,甚而至于动用武力。每每这时儿子哭得满头大汗,我也气喘吁吁。擦干眼泪之后,儿子总要拿眼睛愣愣地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找不到恰当的语词或者根本没有能力表达清他心中的所想。我知道这时的儿子心中一定是有他的想法的。那眼神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和羞愧。


其实,儿子在大多数的时段里还是很听话的,常常得到同事们的交口称赞。打他也无非是关于作业、学习。有时作业多了,他会产生抵触。我看得出这种情绪是从骨子里来的,十分固执。这时须三番五次地催促,须陪在他的身边。小嘴里嘟喃着,一脸的不快。有时,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了,还有一段空闲,妻再找些练习给他,他的反抗就更鲜明了。在他的计划中,这段时间应该是用来看电视或者搭积木的。我最不能容忍的是儿子作业时的那种轻率。每每这时,我心中便会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我只得举起手……


在我做学生的时候,同学之间常常交流是否受到过父母的责罚。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没有被父母责打的同学脸上洋溢的那份得意。在二十多年前的农村,没有受到父母责打的孩子并不多。我那时的调皮是远近闻名的,自然少不了挨打。母亲边打边自己流泪的情景,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在父母的责打中,我更多地理解了父母的希望。现在我的学生也会偶尔讨论这一话题,从未挨打的是多数。打与不打,有时成为孩子心中的某种标志。


第一次读到关于打孩子的文章,还是在1995年。那时,我还没有谈恋爱,孤家寡人。毕淑敏有一篇写给自己孩子的散文,发表在《读者》杂志上,题目是《孩子,我为什么打你》。我那时是被这个母亲的心灵独白深深震撼了。那时我真正深刻地理解了“母爱”的另一层含义——“打与不打,都是爱”。


我虽是一个教师,但对自己儿子常常束手无策。好几次,儿子被打过之后,不一会儿依旧满脸天真地微笑着喊爸爸,依旧紧依在我的怀中。真的,这个时候,我连正眼看他的勇气都没有。我想,我真的非得使用责打吗?


有一回和儿子的聊天让我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讲名人故事,很自然地聊起什么是理想。对我的教诲8岁的儿子显然只是半懂不懂。我问:“一一,你有理想吗?”儿子竟然一下子坐起来,认真地说:“有!”语气还那样坚定。我又问:“有?说给爸爸听听。”“我的理想就是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儿子的回答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小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能跟爸爸讲讲吗?”“就是希望妈妈不怪我。爸爸不打我。大家别老是逼着我写作业。”我和妻相顾无言,儿子还是那样一脸的天真。我的简单、粗鲁已经伤害了儿子。在他小小的心灵之中竟然深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原来在儿子童稚的世界早有了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是非好恶;对大人的想法与做法,他们还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有时也把不满藏在心底。


儿子啊,也许你还小,还不知道人生之路有多长,会有怎样的风雨。可是,爸爸告诉你,打与不打,都是爸爸的责任。


                                 (发表于《绿洲》2004年第6期)


 

《【原创】和儿子的故事两篇旧文》有5个想法

  1. 好像回到小时候呵。

    嘻嘻

    不管亲情,还是友情,终极的目的不是记忆.

    而是理解、是默契,

    是要找一个可以边走边谈的人.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怎样的心情。

    静静凝眸 让这一份文字的翠绿 让父子情的温馨

    给我一小朵的安静 一小朵的自由

    或许,思想,没有衡量深度的尺度,

    因为,任何力量无法阻挡春天行进的脚步!

  2. 昨日在家翻看初中时的日记 就看到有写你读这两篇文章给我们听。。。丁老师 很怀念你教我们的三年 祝好[emo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