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空明”的月景 “空明”的心境

“空明”的月景  “空明”的心境


 


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的解读很多,大多以“闲”一字释苏轼之情怀。日前有幸学习了张家港市港区初中郑咏梅老师执教的《记承天寺夜游》,颇受启发。


郑老师的教学目标很简明:通过反复诵读体会作者的心境和情感;重点和难点指向也很精约:联系背景了解苏轼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教学过程层次清晰,分为读“空明”文章、赏“空明”月景、品“空明”心境三大板块。第一板块“读文”,要求读准字音、读出节奏、读通文意。有重点词语解释的检测,有重点句子翻译的练习,应该说做得很扎实。主要精力放在了“赏景”与“品心”上。赏景,主问题“欣赏什么美景呢?”,一是“月色入户”,二是“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以“如此空明的景色,必定是只有不一样心境的人才能品味出来,那么,作者是在怎么样的心境下去赏月的呢?”过渡到“品‘空明’心境”这一板块中来。教师插入背景——乌台诗案,提问:孤独寂寞的苏轼心中抑郁吗?请同学们齐读课文,看能不能在课文中找出一点“闲人”的影子?1.入夜解衣入睡——无事可干,闲!2.月色入户,便欣然起行——去赏月,闲!3.与张怀民相与步于中庭,连竹柏的影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闲!4.冬夜出游赏月——别人忙,两人闲!接着给“闲”字组词,看谁组词最准确,合理。学生组词:闲——悠闲、空闲、休闲、清闲、闲情逸致。明确为:悠闲、闲适、闲情逸致,苏轼在被贬的境遇中依然能够欣赏到如此空明的月色,不仅因为他生活清闲,更因为他有着闲适的心情,是闲情逸致的体现!再读月景,补充余秋雨额《苏东坡突围》片段:通过上面的品读,我们了解了一个闲情雅致的东坡,那么接下来让我们通过一些材料深入地认识他,面对人生的机遇,他是怎么做的呢?明确:空明的心境——旷达、乐观、宁静。


空明,是郑老师带领学生解读文本的主线。空明的文、空明的景、空明的心(人),怎一个“空明”了得。先不说,文——景——人(心),三大块次第展开,其合理性还值得商榷,这是我们当下文言文教学中的普遍性的问题。


郑老师抓住“空明”来解读,应该是有其合理性的。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是个很值得关注的时间点,距离乌台诗案,元丰二年十二月苏轼被贬黄州有四年余;张怀民亦在元丰六年来到黄州。抓住这个时间做一些文章,还是可以比较快的抓住苏轼写这篇文章时的境遇的。承天寺,张怀民的居所。当时的苏轼住在哪里呢?黄州安国寺。


苏轼写于元丰七年的《黄州安国寺记》中有明确的记载。“元丰二年十二月,余自昊兴守得罪,上不忍诛,以为黄州团练副使,使思过而自新焉。”他反观“从来举意动作皆不中道”,觉得自己,“道不足以御气,性不足以胜习,不锄其本而耘其末,今虽改之,后必复作,盍归诚佛僧,求一洗之。”于是他找到了安国寺,“间一二日辄往焚香默坐,深自省查,则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求罪妬所从生而不可得;一念清净,染污自落,表里修然,无所附丽,私窃乐之。”


研究者认为,苏轼认真重视和研究佛学,始于他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苏轼在元丰八年50岁时所写《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并叙》中,曾追忆他信仰佛学的家庭渊源。


可见,苏轼的“空明”与他对佛学的研究是有很大关系的。有人这样评论说:“苏轼一生在政治上颇不得志,曾饱经忧患,倍尝颠沛流离贬黜放逐之苦。他的思想成分相当复杂,早年是儒家积极用世的思想占主导地位,中年以后历经坎坷,释道思想的影响越来越大,他所到之处,多与高僧大德密切往来。晚年,佛学思想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在其文学作品中的反映也越来越明显,佛学思想使苏轼在痛苦的人生忧患之中得到精神慰藉和解脱。在参透荣辱得失苦乐进退利害安危等世俗烦恼之后,他的思想有了超凡脱俗的升华,其乐观旷达的博大胸怀,其空灵澄彻的精神境界,使其作品具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苏轼集儒释道之大成,这正是他与其他文人不一样的所在。古代文人的抑郁情怀,在苏轼那里似乎很少表现。


特定的时间——被贬黄州四年之后的不眠之夜,特点地点——承天寺,特定境遇的人,“空明”之说可谓得其妙矣。


特级教师凌宗伟先生曾言“空”字应该是本文的文眼。初听我还有些不以为然。在我执教此文要学生用一个字来概括此文时,张晓燕小姑娘还真以“空”来言说。再次听郑老师的解读,这个“空明”还真是大有说头的。如果要和学生讲这个“空明”的心境,该是要有一些苏轼与佛教的“凭借”的。否则,就是用了余秋雨的文章助读,也无法让学生真正理解其中包含的“豁达、乐观和宁静”。周国平先生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宁静。我想,苏轼是丰富。

《【原创】“空明”的月景 “空明”的心境》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