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本色语文:让语文教学找到回家的路

 


本色语文:让语文教学找到回家的路


——在全国中语会黄厚江“本色语文”教学研讨会论坛上的发言


 


 “针对语文课改中出现的‘目标虚化,内容泛化,语文教学活动非语文化,教师作用弱化’的倾向,“语文要回家,语文要获得属于自己的本体,语文课要回归语文课的本位。” “让语文回家”、“回归”成为语文界在冷静反思课改后发出的强烈的呼声。黄厚江老师“本色语文”的探索是在新课程背景下和新课程理念下进行的,是对“回归”和“让语文回家”呼声的一种正面回应。


一、“本色语文不是守旧,不是倒退”。本色语文深深扎根于汉语文教学传统,在诊断中发展,在批判中建设。老师强调,要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所谓语文的方法,如诵读、背诵、造句、填空、复述、想象、描述、讨论、品味、听写、批注等。从教师的角度看,则有讲解、提问、板书、范读、引导、点拨、评点、领读、激趣、激疑等多种方法。再如文言文教学,断句、翻译、借助工具书加注就是很语文化的学习方法。我们在今天的课堂上,看到了很多一些公开课上看不到的东西,看到了老师很固执地运用这些看似不新的方法,却让课堂语文味十足。事实上,这些方法很多都是传统的,因为新课改了,为了求新很多的传统的方法被摈弃了。就词语教学来讲,老师在《黔之驴》的教学对“庞然大物”这一成语的处理,我想很多老师与其热衷于让学生一遍遍地抄,甚至罚抄,还不如让学生用词语造句来得有效。教师范读,我们已经久违了。今天老师用他的“黄氏普通话”范读《葡萄月令》,同样读出了汪曾祺散文的味道,读出了语文的味道。再比如板书,现在大多数情形下,尤其是公开课,板书被多媒体代替了。今天黄老师的两节课都没有使用多媒体,板书设计与教学的目标相得益彰。老师好的板书,我以为至少可以教给学生记笔记的方法。所谓的语文方法,老师告诉我们其实可以从传统中来,把传统的方法用好了也许比跟风、盲从会有效多。老师曾多次表达这样的观点:某种意义上说,语文教学没有什么新的方法;只有没有用好的方法,只有使用不恰当的方法。老师的这番话,并不是简单地排斥将新的教学手段和方法引进课堂,只是想说明,新课程改革的语文教学,不是依赖于方法的求新。新技术新手段的运用,也并不代表着是新课程理念的体现。


再如老师构建的和谐共生教学法,其中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就是教学相长。在老师的《语文的原点》一书中,我们随处可见他对传统语文教学经验的智慧传承。


刘国正、陈金明两位先生为《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文选》一书写的“前言”,有这样的五个“小标题”:其一,我们的语文教学是中国人作为母语学习的语文教学。其二,本国优秀的语文教育理论和经验,凝聚着语文教育大家教学和语言实践性的结晶。其三,本国优秀的教育理论和经验,融汇了传统教育的精华。其四,本国优秀的教育理论和经验,吸收了国外先进教育科学研究成果。其五,本国优秀的语文教育理论和经验,没有深奥难解的炎炎大论,平易近人,如话家常,谈的都是近在身旁的事,说的是老想听爱听的话。


我想,如果您想在语文教学研究的征途中走得更远,那么请您不要抛弃我们汉语文教学的传统经验,否则您将找不到回家的路。                 


二、“本色语文不反对创新,更不放弃更高的追求”。老师从语文的原点出发,行走在现代语文教学改革的前沿。成尚荣先生在《语文的原点》一书的序言中说,老师“不仅在‘元’上思考,而且在‘道’上追寻”。老师每一点的追寻,可以说都是回到出发的地方,寻找新的出发点。老师本色语文的探索是在对“语文是什么”的追问中开始的,因为这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在新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却成了大问题,语文失去了本真,语文被严重异化了。老师对语文的基本定位就是: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学习活动为主要形式,以提高学生的语言素养为根本目的。语文就是语文。本色语文的内涵就是:把语文当语文教学,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


可以说,老师的本色语文,是对课改中出现的离语文越来越远,离朴实、真实、扎实越来越远,离优秀的传统教育和传统文化越来越远的辩证思索和理性摒弃。老师对很多语文教学中的重大问题都有着自己的思考:比如树立正确的课程观,关于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讨论;比如关于课堂教学主体的争论等等。他都能追根溯源,做出理性的回答。他在同意双主体的观点的同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是:教师主体和学生主体在课堂教学中是交织融合的关系,即学生主体实现的同时,也是教师主体的体现。就像这样的,在这些大问题上,老师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偏狭,不走极端。“中庸”之道,在老师构建的本色语文大夏中闪烁着耀眼的哲学之光。


对新课改中出现的新问题,老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例如对话,作为课改中的核心理念之一,已经为大家所接受,但事实上,很多老师把这一重要的阅读策略和阅读教学理念理解为师生之间的一种问答。老师指出:对话,应该是师生双方阅读体验、阅读联想、阅读评价的交流、是情感的互动和思想碰撞。同时,老师告诫我们说:阅读学的发展,阅读教学新理念的提出,阅读教学的改革,对语文教师提出了比应试教育高得多的要求,如果不能顺应这个发展,就会暴露出更多更严重的问题。


对当前语文界讨论的热点问题,老师用自己的实践给予一线教师更多的启发。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这似乎已经成为当下语文教学的一条定律。教什么的问题解决了,语文的效率的提高了吗?这一论题,老师强调教什么的重要的同时,也不回避对怎么教的研究。怎么教?他更多地把落点放在对人的研究上,放在了对学生的研究上。老师指出:以学生为主体,并不是让学生多发言,更不是让学生多表演,而是所有的教学活动从学生出发,一切为学生的语文学习服务,在课堂教学中能真正实现学生的学习成长和精神成长。今天的老师的两堂课,我以为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老师找到了教什么与怎么教的切合点。再例如,语文知识如何处理的问题,让一线教师颇为头疼。课标强调不要系统化,不要复杂化,倡导随文而教。老师在《黔之驴》一课中对“什么是寓言”的处理给了我们极好的示范。


本色语文深深地扎根于传统,在继承中发展;本色语文紧紧应和着新课程改革的时代韵律,一路前行。我们学习2011版新课标的时候,在践行新版课标的时候,我们不妨读一读老师的本色语文著作,不要迷失了回家的路。


 


 

《【原创】本色语文:让语文教学找到回家的路》有16个想法

  1. 细读丁老师此文,我理解本色语文的核心就是对语言的揣摩,不知是否正确。黄老师的讲座我整理过,但课没有听过,看来还需要用更长的时间来揣摩。

  2. 我还是比较赞同袁源老师关于“语文”的认识。http://yuanyuan.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018145121.html

  3. 不少地方还是一张学案独霸语文课,一张试卷一统语文江湖,其他似乎都不重要,由此看了,返璞归真势在必行。
    两位老师的执著,让语文看到了希望,谢谢!

  4. 呵呵,丁老师好呵。原来文章发出来啦,前天就发啦……尽管现场仔细听过,依然在震撼……是的呀,小鱼是读着黄*老师——长大的,听过老黄一些精典课,近两年有再看黄老的书,前几天又写一小文,当然是本色语文的,今日冥思许久——更觉丁老师钻研之深细精微……木有谀词,许是鱼池清浅,鱼思浅薄吧……

  5. 会前,卫军给我看到了这篇发言稿的提纲,今天在此看到全稿觉得很亲切,深得本色语文个中三味,句句说到点子上!语文,像迷路的孩子,回家是最温馨的选择。
    09年我和黄厚江、程翔老师一起到长沙去上课,卫军也去参会了,黄厚江老师就曾跟我和卫军讲他不怕别人说“黄厚江上课跟平常人平常上课差不多”,他对“本色”和“常态”的坚持,令我们敬佩。其实,本色语文,一直在“家”,从未离家出走。

  6. [quote]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
    语文的底色就是语文。这是共识。[/quote]

    如果这是共识的话,只是谈论语文的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弄一个“本色”的修饰语?这样的标新立异就已经失去“底色”的意味了。[quote][b]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b]
    我想,还是建议您先读读《语文的原点》一书,再说是不是标新立异吧。[/quote]

  7. [quote]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
    我想,还是建议您先读读《语文的原点》一书,再说是不是标新立异吧。[/quote]

    要知道《语文的原点》中的“语文”与“本色语文”这样的名称并不具有相同内涵。虽然该书中也也没有多少新异的东西可标可立,总体来说不过是对语文应该采取一种正确的态度而已。

    要知道以语文本身为中心,只不过是研究语文应该具备的态度。语文研究的对象是语文,且只是语文一个,任何修饰语文的做法均是不可取的。

    在研究过程中,用另外一个名称代替语文,或者用其他概念修饰语文的做法,本身不过是一种赶时髦的表现,这种做法很容易会出现窄化语文的范围、歪曲语文的教育教学方向的情况。所以才不能不三思而行。

    搞语文研究,是必须要经常挥舞一下奥卡姆剃刀的。[quote][b]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b]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研究语文,需要寻找一个突破口。我想黄老师所倡导的本色语文,是基于语文的研究的。黄老师并没有否定语文就是语文,而是正面回答了语文是什么的问题。从另一个角度讲,以此主张作为一种追求或者课题深入研究下去,也是可以促进自我的专业成长的。[/quote]

  8. 寻找研究的突破口,促进教师专业成长,这本是正常的途径。不过,愚以为在这种思路下,直接谈语文就足够了,至于对“本色”的强调,实属多余,徒增困扰而已。

  9. 当前,语文流派颇多,旗帜颇多,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如:本色语文、绿色语文、生命语文、青春语文……这些不同流派的语文,似乎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框架及操作模式。但在我看来,这些不同流派的语文,并没有多少实质上的不同,只是强调甚至夸大了语文的某个方面而已。当然,语文不需要众多的完全标新立异的东西,因为当前流派众多的语文已经让人眼花缭乱。语文其实很简单,就是老老实实地读写听说。

  10. 我也觉得大体上是标新立异之说。就像小丁老师您,在自己学校真正为一线老师、为语文教学、为学生带来过什么?左一个会议右一次研讨,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quote][b]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b]
    带来过什么?阿叔,我还真不好回答您,您只能去问我的学生去,问我的同事去了。我说的不算。可能还得问元芳。本在一线,名誉可能还不是能钓就钓到的。谢谢您的参与。您的留言可以让我们保持冷静,做更深刻的反思。[/quote]

  11. 丁老师,时常看你文章,今天留下脚印。
    语文教学,我个人感觉,我们在讨论“新”的时候,往往许多老师都忽略了”旧”。
    语文老师,依我愚见应当脚步要踩得深,而头要仰视。[quote][b]以下为丁卫军的回复:[/b]
    赞同!在走向前方的路上,永远铭记自己从哪里来。[/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