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王君:“军”临天下

【小丁按】著名特级教师王君博http://6917.eduol.cn,读此文,转帖,留存。


                                  “军”临天下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想到多位受其益甚多的“军”级师长朋友,不禁莞尔。


 


一、霍军


大概是六年前,还在重庆的时候,我经常向一位国家级骨干教师级别的朋友请教语文上的问题。那段日子我很是勤奋多思,于是朋友常常被我问得心烦。实在不忍我扰,她便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说:“給你介绍一个高人!你跟他唠叨去。他可是我们国家级培训班中公认的最有分量的才子!”


于是就认识了甘肃酒泉中学的霍军老师。


读了霍军老师传过来的几篇文章后,我便不再敢聒噪了。霍军老师思想之深邃,文笔之精妙实在不是我这样的仅仅有着粗浅的阅读经历的小女子可以与其对话的。在他的文字面前,我唯有屏气凝神的份儿。


后来才知道,霍军老师还是书画高手,是酒泉书画院的掌门人之一。霍老师博客中有多幅作品展示。我是门外汉,不懂欣赏,只觉写得好看,实在好看。几幅看下来,便惊霍老师为天人了。


虽然一直都没有机会和霍老师见面,但断断续续地得到了霍老师的一些点拨。在他的推荐下我以前所未有的认真精神读了弗洛姆的部分著作并且写下了读书笔记,发表后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这是人大复印我的第一篇文章。从此我也一发而不可收了。霍军老师的专著《论剑——金庸武侠小说的武功世界》成为了我连续两届学生的“班本教材”。而霍老师的《让我们为生活重新命名》等诸多文本细读文章更是开启了我的思维,直接影响我后来尝试着在文本解读方面也做了一点儿探索。霍老师偶尔会来我的博客视察视察。虽然从不留名且只言片语,但我总能一眼就看出必是霍老师的手笔——霍军老师有着深厚的文言功底。他提笔即为诗文,无需润色便是精警名言,字字都开人心胸润人情怀,让我常有醍醐灌顶之感。


直到现在,去依旧害怕去甘肃讲学。因为那里有霍军老师的缘故吧:我总觉得我这个他未曾谋面的学生进步不大腹内草莽,开口就必然露怯,于是无颜以见师长。在我心里,霍军老师是世外高人,像极了黄药师或者一灯大师。我就是給他做书童也还不够格呢!


霍军老师的博客中有这样的介绍:


霍军,思想者,质疑者,美文家,公民,刺儿头,演说家,看尽世间美好事,骂遍天下不公事,尖锐,别致,俏皮,顽劣,憋不住一肚皮不合时宜,尖酸刻薄。好喋喋不休,放言无忌,时为快论,擅长说天下事,记身边事。甘肃省特级教师,酒泉中学高级教师,省学科带头人,酒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酒泉画院副院长。主要著作有《论剑——金庸武侠小说的武功世界》《自我的故事》等。                  (霍军在博客中国的专栏:http://hejun.vip.bokee.com/


 


二、 陈军


在中语界,有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陈军老师是其中的一位。


陈军老师的身上有太多的荣誉:闸北区拔尖人才,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曾任闸北区教师进修学院主持工作副院长。现任闸北区市北中学校长。社会兼职有:上海市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上海市语文高级教师委员会委员,全国中学语文教学委员会副会长。先后获得教育部曾宪教师奖全国优秀语文教师,上海市先进教育工作者,全国中学语文课堂教学青年教师评比一等奖、全国及上海市语文教师论文评比一等奖等荣誉。著有《语文教学时习论》、《陈军讲语文》……。


和陈军老师相识是因为开初也动了去上海的念头。当然最先选择追随的便是现在的上海中语掌门人之一的陈军老师。陈军老师很是爽达,看了我的简历之后便拍板表示欢迎。在上海的见面很是愉快。作为语文后辈第一次面见心中的偶像和未来的领导,难免还是很紧张的。但陈军老师谈笑风生机智幽默,饭桌上春风骀荡,笑语动人。我和老公不仅没有拘束之感,反而感觉如见故人。陈军老师很是善解人意,不着痕迹之间解决了我们关心的很多难题,比如户口,比如待遇……甚至还谈好了假期如何派车去看望我们的父母和接我们全家到沪……上海之行成为了我难忘的春天之行。


遗憾的是,后来还是决定到北京了。我对自己的不守诺言很是不安,觉得对不住陈军老师。思来想去,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歉意。终于下定决心写了短信过去说明情况,然后惴惴不安地等着冷漠或者埋怨甚至责骂。但陈军老师很快回信了。只说是我们有了新选择他表示理解等等。末了,又发过来一个短信,补充说:


如果在北京不顺利,我还是如从前。


那一刻,我内心热潮涌动。


这是陈军老师的风度!这是大上海的风度啊!


我后来才知,陈军老师不仅是语文名家,更是书法高手。于是更加释然。


 


三、韩军


   二十来岁才刚刚踏足语文江湖的时候,韩军这两个字就已经如雷贯耳了。韩军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语文历史不能绕过去的一个名字。直到今天,近20年过去了,我们还是无可救药地发现我们并没有解决当年韩军老师在《反对伪圣化》等一系列振聋发聩的文章中提出来的语文或者说超越了语文的诸多问题。


   韩军老师,是我们这一代语文老师的思想启蒙者。当初,我们这些站在长江边上遥望语文星空的小丫头,曾经多少次因为韩军老师对语文对教育鞭辟入里的评说而热血沸腾啊!


以思想者的姿态在语文教坛上横刀立马,这是我对韩军的想像。


近二十年过去了,韩军还会是韩军吗?


    真正见到韩军老师,是在今年的全国首届中语论坛上。我感动于他的激情依旧。在这次规格极高的论坛上,我见到的所有语文名家都渐进或者已进知天命之年了吧。虽说深沉内敛最该是成熟男儿本色,但他们却个个热血澎湃激情洋溢,言谈之中无不表现出对语文的使命担当拳拳之心。韩军老师是最动情的一个。他身材高大挺拔,像一株白杨树一样挺立于会场之上。听他演讲,中年男人的睿智、青年男儿的率真同时扑面而来。或娓娓道来,或急风暴雨,他的语言具有天然的磁性和牵引力,裹挟着万千听众前行。全场为之唏嘘为之倾倒。


韩军还是韩军。唯一暴露了沧桑的是他的头发。他没有染发,而是袒露着一头花白。让我想到了不久之前见到的上海的程红兵老师,也是一样的头顶沧桑。他们是一辈人,都曾经驰骋语文疆场,立下过赫赫战功。接近天命之年而痴心不改,头发花白而心灵锦绣。


不知为什么,看着韩军老师,我突然想起了谭嗣同:有心杀敌,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载!


雄壮和悲壮,在他的身上兼而有之。


于是,我感到自己的全身也充满了力量。


 


          四、丁卫军


卫军是江苏南通人。一直自称小丁。我便以为他是小兄弟。后来才知他其实是小哥哥,大我们一点点。也是七十年代生人。


上次遇到北大附中的程翔老师,大家伙儿扯起当年青语会的盛事儿。我戏谑说,要是重建青语会,小丁是最好的秘书长人选。


确实,卫军留给我的最深刻印象就是谦逊真诚,对和语文有关的所有公益都充满了热情。我参加了不少全国的语文活动,都遇到小丁。他并不是主持者也非讲课老师,但总是无声无息地前前后后地忙。忙得不亦乐乎。


卫军个子不高,很是瘦弱,连我这样的小个子女人有时竟然也有想保护他的欲望。这也成为了我们调笑他的材料。但每次他总是开心地笑。“男人嘛,个子矮小有啥呢?只要内心宽阔。”卫军唠叨这句的时候,笑得很憨厚。傻傻的,可爱得要命。
    
但卫军其实是一个极有力量的男人。他从电大学历起步,从乡镇中学开始,做语文老师,做校长助理,做校长,著书立说,成果颇丰,今年才刚四十,也评了特级了。这在人才荟萃的江苏,实在是不容易啊。


五六年来,我和卫军见面也仅只两三次,网上联络也不多。但总觉从来都心心相应。我们是语文的难兄难妹,不用文字和语言便已心意相通。


 


五、舒大军


这是我现在的校长。也是传奇的人物。


他几乎和我同龄。当我还在中学苦苦复读的时候,他考取北大。仅凭这一点,就足够我们这一代人高山仰止了。他在北大学哲学,但现在他是京城玩电脑最出色的人之一。他可能还是全中国下围棋下得最好的业余棋手之一。什么叫绝顶聪明,你认识舒校你就知道了。


一言难尽他的奇特。


按照流行的话来说,他相当的低调,相当的沉默,相当的不善言谈。但大家都喜欢他,对他心服口服。因为他有思想有情怀。


在急功近利的教育背景下,他永远不急不徐。


他是一个践行着教育真谛的人。他沉默却无所畏惧。


到了北方我们遇到了太多太多的困难。但从不后悔:因为遇到了一个好校长。


用脚踏实地的奋斗去奔放浪漫主义的情怀。这是他的宣言。沉默的大军,正在沉默中耕耘。西山,相信种子和岁月……


生命的质量究其根本不过是际遇的好坏。我很感恩。因为我总能邂逅高人。


感谢生命的馈赠。致以“军礼”,向我的良师益友们!


2010-8-1


 

《【转帖】王君:“军”临天下》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