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记忆中的陈钟樑老师

我记忆中的陈钟樑老师


 


16早,去余映潮先生的房间。余老师一见我,一下子把我拉倒一边,声音低沉,说:陈钟樑先生走了!我愕然,喃喃:怎么会这么快啊。我记忆中的陈先生年龄不大啊?余老师说:重大损失,重大损失,语文界的重大损失。我说:很早就听过陈先生的报告了。他机智,他幽默,他的理念永远都是走在前列的。


98年,全国中语会教改中心在黄山举行年会,国家级课题“学堂  主人   训练”课题开题。随后,在如皋白蒲中学,时任校长的王军先生邀请课题专家组一行到白蒲就课题的实验进行指导。在那里,我有幸第一次听到了陈先生执教的舒婷的诗《致橡树》。会场水泄不通,陈先生的课生动地诠释了什么是自主、合作的学习方式,什么是对话。


在南京,也是应王军先生之邀,具体的活动,我记不清了。在宾馆有与陈先生短暂的交流,他那淡淡的语调、不疾不徐的语速,似乎还在耳畔。晚上用餐,和陈先生、胡明道先生等名家大师同桌,陈先生用他独有的幽默,让整个晚餐充满着欢声,让每一个人内心充满着欢悦。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真的是一位可爱的老头啊!陈先生的报告总是会充满着笑声的,他的报告总是能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新风气。


读陈先生的文章,有时会有一种感慨。文字不多,文章不长,但字字珠玑,切中时弊,总能启发新思考,开阔新视野,启迪新思想。他呼吁要写短文,要给青年人、一线教师有帮助。


可是,我们的陈先生走了。真的是,语文界的重大损失!


重新翻读笔记,陈先生的很多主张、思想,已经滋养着我的成长,浸润在我的教学生活中了。


谨以此短文,怀念我心中的陈钟樑老。


 

《【原创】我记忆中的陈钟樑老师》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