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读书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读书


 


     ——我这样教苏教版八年级上第三单元


 


 


今天两节语文课,我想还是把这一单元说完再和孩子们一起修改作文。《我的母亲》按照既定的设计上完了课,总觉得不够,又诵读了艾青的诗歌《大堰河,我的保姆》。孩子们随着我朗诵,眼里噙满泪花。我并不意外!我让孩子们再读一遍《我的母亲》。我想这个时候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我由母亲说到父亲,范读《背影》的最后一节。我一直以为只有读懂了最后一小节,才能真正理解父亲,才能理解朱自清,才能更深的体会本文的情感,否则一切都会是架空的。我以为文字是鲜活的流动着作者的情感的,文字是活的,文字是有温度的。教读诸如《背影》这样的文本,我一直以为不需要做这样那样的精密设计,最好的就是和孩子们一起读读,一起说说,细细地去体会朴实文字中的炙热真情。


今天的第一课就接着上一课,慢慢的和孩子们读,慢慢的和孩子们说,我说说,孩子们说说。人之常情啊,但又是朱自清这一个!打通孩子的生活体验,打通孩子的阅读体验,打通这两个通道,反反复复地读,来来回回地读,前前后后地读,读出语文味!


第二课学习川端康成的《父母的心》。学习这篇文章,预习的作业就是,反复阅读文本,作批注不少于十处。批注是一种必要的阅读方法,不动笔墨不读书。 


课堂的情形是这样的:


我范读课文!读这样的文字,真的很揪心。能看得出,孩子们都为之动容了!我的普通话不是很好,我想这与范读关系也不大。语文老师还是要敢于范读的。


第一个问题:自读课文,大家按照小说情节,划分段落层次。有同学很快举手:第一、二小节是第一段。讲理由——第一、二小节交代了故事的人物关系和背景,是故事的开端。这话的前半段和“教参”如出一辙,但说这里是开端,显然有待商榷。我问,你这话哪来的呢?孩子吞吞吐吐地说,《课课通》里的。我说,《课课通》和老师用的“教参”里的说的一样啊,老师认为这样分析是不准确的。《课课通》这样的参考资料直接拿来用要害死人的。你再读读课文,看看这样的表述问题在哪里。有同学说,没读出背景;也有同学说,人物之间,也没有接触啊。只能说是,交代了故事发生的地点和故事的中心人物。我追问,作者是怎么写的呢?采用什么方法啊?抓住人物的外部特征,做了对比。再问:真正的故事开始了吗?这里只是一个引子,为下面奠定基础。下面的段落划分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第二个问题:这篇小说,作者塑造人物的主要方法是什么?孩子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语言描写。是的,本文用对话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也在语言中读出人物“浓浓的爱心,淡淡的哀怨”!父亲与女佣对话,父亲用老二换回老大时的话,母亲用老三换回老二的话,夫妇二人要回女儿的话——请孩子们在人物这四次“说”之前加上一个四字短语或成语修饰一下,并说说理由。孩子们读书很投入,讨论得也很认真。


第一处用这三个词语:郑重其事,无可奈何,怪难为情。孩子们在讨论中还是认为,怪难为情符合父亲当时面对一个陌生人的心理。


第二处很统一的认为文中的“无精打采”很恰当了。


第三处用的是:不好意思,失魂落魄。失魂落魄更能表达母亲的心情。


第四处有四个词语:太难为情,悲伤,自责后悔,悲痛欲绝。孩子们在说前三个的时候,我说,似乎还不太到位,不太圆润。我看到一个女孩子举手,一晃又放下去了。我说,你刚想说什么呢。那孩子说,你说这三个词都不圆润,那我就不说了吧!我说,丁老师说不圆润是什么意思呢?她答,大概是不恰当,还不足以反映当时父母心情吧?我说,你觉得哪个词更好?她幽幽地说,悲痛欲绝!


——孩子有这样的思考,还有什么需要再赘言的呢?


   还有哪个贵妇人,同样值得尊重!孩子们已经理解了小说中的人物!


   第三单元,还有一篇《甜甜的泥土》,我说,下课后自己读读吧,要知道后妈不一定就是黑心的。文本还是有一些病态。说这些话的时候,班里的几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头低低的。这文本不教应该是对的吧!


   

《【原创】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读书》有5个想法

  1. 《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QQ群:42566031
    《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QQ群:33392921
    每周话题谈论,敬请参与!

  2. 是啊,丁老师的教学很特殊啊,该让丫头好好珍惜剩下来的一年半的时光

发表评论